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生活在菊雁山庄》固原市原州区古雁山庄 第2章 弟弟和吴富贵 生活在菊雁山庄反攻

《生活在菊雁山庄》固原市原州区古雁山庄 第2章 弟弟和吴富贵 生活在菊雁山庄反攻

发布时间:2021-04-21 18:02: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训练小猪天上飞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生活在菊雁山庄》是训练小猪天上飞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路小云,杨风,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六节弟弟和吴富贵 今天我逛街回家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吴富贵坐在沙发上,摸索着茶几上的茶杯,颇不自在。 我弟弟坐在

>>>《生活在菊雁山庄》在线阅读<<<

《生活在菊雁山庄》免费试读


第六节弟弟和吴富贵

今天我逛街回家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吴富贵坐在沙发上,摸索着茶几上的茶杯,颇不自在。

我弟弟坐在他的对面,象看着自己的画一样看着吴富贵,只不过,我弟弟看自己的画的时候,眼里绝不会带有这种敌意的色彩。

我听人家说,异Xing的同胞兄弟姐妹,一般都敌视自己兄弟姐妹的情人。譬如:姐姐会敌视未来的弟妹,妹妹会敌视未来的嫂子,哥哥会敌视未来的妹夫,弟弟则会敌视未来的姐夫。虽然所谓的“敌视”未免太重了点,但也不无道理。

看到这种情况,我笑了。

弟弟见我来了叫了声:“姐!”依然坐着,动也没动。

吴富贵站起来,勉强笑了笑:“苏慕荣。”

我应了声:“恩。”问,“你怎么来了?”

吴富贵想走过来,只是他只走一步,就被我的书绊住了脚,差点没摔跤。

我走过去,说:“真不好意思!我家里是太乱了点儿。”

将绊住他脚的那摞书往旁边推了推。

我弟弟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我们家里可就这么乱,你可得将就一下。”他站起来,“我看我还是识相点。”他走回了他的画室,进画室的时候,又回头对吴富贵说:“走路小心点!”

吴富贵说:“我会的,谢谢!”

弟弟说:“我可不是关心你!我担心我的那些素描。你可别踩到了!”他说完,就将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吴富贵十分尴尬。

我说:“真对不起!我弟弟他不懂事,你多包涵。”

吴富贵没有说话,他凝视着我。

我笑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通常都会笑一笑。

吴富贵说话了:“苏慕荣。”

我“恩”了一声。

吴富贵又说:“苏慕荣。”

我笑了:“你怎么一直叫人家的名字?叫不腻么?”

吴富贵也笑了,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吴富贵不好意思的表情,那表情真可爱。

只可惜也是最后一次。从这以后,我再没见过不好意思的吴富贵。

第七节会相信一个陌生的人

木易的作画水平绝不在我弟弟之下,风格却完全不同。我想这是因为他们的Xing格不同。无论在什么时候你看到木易,都会觉得他实在是个值得让人信任与依赖的人。他的沉稳与理Xing,让人不能不相信他。于是我就对木易说出了对谁都不会说出的话:“木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害怕。”

没有人会相信,我这样的人会害怕———连我父母都不相信。

我知道我的个Xing与行为,让他们不能不这么认为。我也不会对别人说我害怕———包括我父母。我明白,我不会让任何人认为我没有出事的能力。

只有一个人例外———木易。

他相信我,我也愿意告诉他我的想法———或许,就因为他相信我,我才愿意告诉他。

木易只是问:“为什么?”

我摇了摇头:“我也搞不清楚,可是,我很害怕。”

木易说:“是因为你的男朋友?”

我说:“或许。”

木易说:“他怎么样?”

我说:“他很好。”除了“很好”两个字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我忽然发现,我对吴富贵的了解少得可怜。

木易点点头:“你知道的,我从没问过你和他之间的事。”

我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木易说:“可是,为什么你对他的形容就这么少?”

我笑了笑,有些倦怠:“或许,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木易看着我,等我说下去。我说:“或许就因为不了解,所以我才会害怕。”

木易说:“或许。”

我说:“可是,我认为这并不是令我害怕的最根本的原因。”

木易说:“那是什么?”

我笑了笑:“那是什么?天知道!”

第八节

弟弟不再是弟弟

弟弟看着我,忽然说:“姐!我不喜欢吴富贵。”

我笑了:“我看得出!”

弟弟说:“他跟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说:“你说下去。”

弟弟说:“他太阳光了。一个人阳光一点是好的,太阳光的人,会让他周围的人口干舌燥。”

我说:“你不了解他。”

弟弟说:“你了解?”

我笑了笑:“或许也不了解。可是,我知道他不象你说的那样。我有这种直觉。”

弟弟说:“他是个生活极有规律的人。你的个Xing不能满足他的严谨。”

我沉默。

弟弟说:“他或许只是在你这里找一个暂时的寄托,他或许根本就没有爱上你。等他慢慢发现,你不是他需要的那种人的时候,他就会离开你。”

我忽然全身发冷———或许直到现在,我才找到我真正害怕的原因。

我依然沉默。但我的手却下意识地去抓一本书。我发现自己在流汗。我知道自己的脸色可能白得可怕。

弟弟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接着说:“姐!我也是一个男人,我了解这种感觉。因为,一个男人一辈子或许会爱上甚至拥有好几个女人,但是,他真正无法忘记的只有一个。姐,我认为你不会是他最爱的那一个。”

我终于明白那一天我为什么会忽然哭起来。那只因为,我根本就知道这一点,但我还是爱上了他。

我忽然说:“韩小波,我想喝茶。”

弟弟怔了怔,居然站起来,去为我沏了一杯西湖龙井。

他说:“姐!你怎么了?”我

喝了口茶,平静了一下自己,说:“韩小波!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

弟弟说:“你说。”

我看着弟弟,一字字说出来这样一句话:“太晚了,我已经爱上他了!”

第九节时常想起吴富贵

吴富贵是个很够格的男朋友。他照顾我,尽心竭力;他体贴我,细致入微;他爱护我,几乎没有跟我争执过。

跟他在一起,我很快就会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

更何况,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这种默契不加雕琢。

弟弟的话或许很对,可是我知道,吴富贵是爱我的,就算我不是他最爱的那一个,至少他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得出。只要知道这一点,别的事情又算什么呢?

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怜,但也只能将之付诸一笑。

跟吴富贵在一起散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那种感觉就象清泉叮咚作响,在夏日里向人们召唤着。愉快而舒爽。就是有一点不好。

吴富贵不是会随时随地都陪我坐下去的那种人。这种人本来就不多,能陪着我随时随地坐下去的人更少。或许只有一个———木易。

跟木易在一起散步的感觉很懒散。就象一条已经厌倦了奔腾的小河,缓缓地流淌着,而且随时都会断流一样。所以,我经常会想木易要求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或者根本就没有理由,就要求他坐下来———在任何地方坐下来。譬如说,马路、土地、人群拥挤的闹市等等。而木易随时随地都会陪着我坐下去。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他,这种朋友现在已经太少了。这就是男朋友与朋友的区别,我想。

吴富贵总会在我要坐下去的时候,笑着看着我,像看着一个孩子。

我就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到处乱坐。

吴富贵说:“苏慕荣。我想我们前世一定有缘。”

我笑了:“你相信缘?”

吴富贵:“碰见你以前或许还不相信,碰见你之后,就相信了。”

我说:“哦?”

他说:“我原本不相信会有这么样一个人跟我有这么样的默契。而且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你的坦诚与真挚让我有一种归属感。”

我的心在往下沉。他是理Xing的,把任何事情都分析得很清楚———包括爱。

可是啊,可是他是否明白?爱,本就不是用来分析的,本就是分不清的?

第十节三百年前的苏慕荣与吴富贵

木易刚刚出去,木易的叔父就叹了一口气:“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

我看着他:“你知道我来找你干什么?”

木易的叔父点点头:“你和你的情人,不是同一种类型的人。”

我说:“爱,是没有限制的———没有任何限制。”

木易的叔父看着我,半晌,忽然说:“你会离开他的!”

我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木易的叔父说:“你会离开他的!”

我说:“我离开他?还是他离开我?”

木易的叔父说:“我已经说了两遍。”

我笑:“这不可能。”

木易的叔父说:“你会的。”

他的眼光真挚地让人不能不相信他,我问:“为什么?”

木易的叔父说:“其实,你一直以来都在骗自己。你哭泣,只因为你知道你们最终会分离;你害怕,只因为你明白,你一定回离开他!”

我说:“你在胡说!”

木易的叔父眼睛就像锥子,一下子就刺入了我的心里:“你之所以会害怕,只因为你知道你有一天会离开他,而不是他离开你!令你害怕的是自己的背弃!你不愿相信你会背弃他,可这就是事实,所以你才会害怕!”

我居然笑了,笑时眼中有泪光:“为什么?”木易的叔父说:“不是你不爱他,不是他不爱你。只因为,你本是一个自由惯了的人,仿佛季风,不会为任何人做长时间的停留。就算你想,也没有办法。”

我还是问:“为什么?”

木易的叔父说:“因为缘。三百年前的苏慕荣死在三百年前的吴富贵的手下。三百年前的苏慕荣死前说了一句话,只因为这一句话,你们才会在今世相见。”

我觉得太玄忽,但还是忍不住问:“什么话?”

木易的叔父说:“她说:‘我原谅你!只因为我还爱着你!但我只希望,我们下辈子,再也不要相见了。’”

我叹息:“他们一定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只可惜我不想听。”

木易的叔父说:“蹉跎三百载,你们相遇了。但你们却有一种别人所无法了解的默契。可是,苏慕荣一定会离开吴富贵。因为,没有人能原谅杀戮的罪过。”

他笑了笑,“或许你想,可是,缘分也不会答应的。”

我站起来冷笑:“感谢你给我讲这么好听的故事,只可惜,我连一个字都不相信。”

第十一节喜欢和木易一起走走

我说:“你知道,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关于你叔父的事情。”、

木易说:“你想问?”

我点了点头。

木易说:“你知道,我很少拒绝你的要求。”

我笑了:“我明白了。”我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个很神奇的人。”

木易说:“哦。”

我说:“我们一起去走走?”

我跟木易坐在一个不太高的土丘上,望着远处的麦田。

木易说:“你实在太懒了,才走几步就要歇一歇!”

我笑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一种享受?”

木易说:“如果非要你选一个国家去旅游,你会去哪个?”

我说:“中国。”

木易笑了,大笑:“懒!实在懒得出奇!”

我说:“没听人家说———真正的艺术在中国!”

木易说:“除了中国呢?”

我笑了:“哎呀!那可太多了!我想去澳大利亚去看那一倾千里的葡萄园,袋鼠、考拉、悉尼歌剧院;也想到美国,去感受繁华中的宣泄,华衣下的污点,美丽下的空虚,物质文明下的精神堕落;还想去法国巴黎去感受一下,这个号称‘浪漫之都’的气息;又想去英国看一看风度翩翩的绅士,是什么样的一种男人;当然,我也愿意到日本去看看富士山与漫天的樱花。”我笑了笑,“非常愿意。”

木易说:“说完了?”

我说:“等一等,我想一想。”我真的想了一会儿,说:“暂时应该不会有了。”

木易笑了:“贪心!如果只能选一个呢?”

我想了想,看着木易说:“中国。”

木易问:“怎么又是中国?”我说:“我离不开中国。再自由的季风,也无法离开空气而独立存在。”

木易叹了口气:“你是否要离开他了?”

我说:“他不是空气。”

木易说:“为什么?”

我站起来,拍去身上的尘土,说:“我想我这段时间是疯了。”

木易也站了起来:“你后悔了?”

我笑了:“我没有后悔,也不会后悔。只是,为了爱情而疯狂,本就是一场劫难。”

木易也笑了:“一场谁也逃不了的劫难。”

我笑了,说:“你的叔父,实在是个神奇的人。”

第十二节再见或者是再不见

对我忽然提出要离开,吴富贵并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

他只是喝下了那杯红酒。吴富贵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我们之间的默契,根本不必我去解释为什么。

这本来就是没有为什么的。我们都知道,该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我说:“再见。”

他说:“还能再见?”

我笑了笑,说:“希望可以再次相见,仅此而已。”

他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

我说:“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没有把问题留到后来的习惯。”

吴富贵笑了笑:“我是真的爱你!”他说,“我也知道你一定会走。可是,我没有后悔遇见你!”

我说:“我也一样。”

吴富贵说:“还是朋友?”

我笑了:“还是朋友!”吴富贵笑了:“再见!”

生活在菊雁山庄

生活在菊雁山庄

作者:训练小猪天上飞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生活在菊雁山庄》是训练小猪天上飞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路小云,杨风,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六节弟弟和吴富贵 今天我逛街回家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吴富贵坐在沙发上,摸索着茶几上的茶杯,颇不自在。 我弟弟坐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