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我是人间惆怅客》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第十八章 今夜玉清眠不眠 我是人间惆怅客BI

《我是人间惆怅客》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第十八章 今夜玉清眠不眠 我是人间惆怅客BI

发布时间:2021-04-21 18:02: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纳兰调露 状态:已完结

纳兰调露新书《我是人间惆怅客》由纳兰调露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贵喜,淳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卢姑娘强把她们俩劝开的时候表格格胳膊上青一块紫一

>>>《我是人间惆怅客》在线阅读<<<

《我是人间惆怅客》免费试读


卢姑娘强把她们俩劝开的时候表格格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脖子上也满是董姑娘用指甲尖儿掐的红印子,一回府寒玉就送她回房歇着了,连晚膳都没来用。董姑娘倒是没吃着什么亏,脸上若是不细看压根儿分辨不出那几道红印子,可当着满屋子人的面儿,她还是吊着嗓子一个劲儿地喊疼。

夜里,我和翠莺少不了被叫去挨了一顿骂,董姑娘坐在大奶奶房里的罗汉榻上,春燕拿着药酒给她脸上蘸。大奶奶瞪着我们道:“你们俩怎么伺候的,主子们胡闹,就不知道劝着点儿?”我嘟了嘟嘴,偷看了眼大奶奶的眼睛,“劝了,不管用。”大奶奶一拍桌面儿,“还敢顶嘴!”我心里一咯噔,身子哆嗦了下,没敢再说下去。董姑娘转过身道:“还有那个寒玉,合着伙儿欺负我!”大奶奶看了会儿董姑娘,没应,门轴忽地“吱呀”一声,公子进屋扎安道:“给额娘请安。”

董姑娘跳下罗汉榻跑到公子面前,“成德哥哥,你总算回来了,你看看你一天不在我被她们折磨成什么样了?”说着抬起下巴指了指上头的一道红印,公子看了眼,淡淡地道:“明儿给你请个郎中好生瞧瞧,我那儿有一盒上好的药膏,一会儿差人给姑娘送来。”董姑娘笑着晃了晃脑袋,拉起公子的胳膊,“成德哥哥,我买了好些柿子,来我房里一块儿吃吧。”公子挪开手,看着她道:“董姑娘自己慢用吧,我还有几篇策论要赶,就不奉陪了。”大奶奶微微皱了皱眉,“成德。”董姑娘气鼓鼓地看了公子会儿,哼了一声,径直朝门口走去,只听得房门咣当了几下。

春燕泡了杯热茶摆到圆桌上,公子坐下,大奶奶道:“你就不能哄哄人家?”公子拿起茶碗儿揭开盖子划了划面上的茶叶,喝了口道:“额娘,董姑娘是客不错,可做得也未免太过火了些,使使性子也就罢了,昨儿还去我书房乱翻一气,墨水洒得满屋子都是。今儿和毓菱的事,刚一踏进府门就听见有人在议论,未必和董姑娘跟您说的一样,您这么纵她,府里上上下下可都有话了。”大奶奶道:“谁敢有话,都说我什么了?”公子轻放下茶碗儿,“即便嘴上不说,心里难保没有。”大奶奶静默了会儿,语调变软,“你不是要做功课吗,先回房去吧,用功完了早点儿睡。”说罢瞥向我们,紧着眉道:“你们也回吧。”公子点了点头,起身拱了拱手,“额娘您歇着”,我和翠莺福身后随即跟着出屋。

走到淳雅屋门前,房里的灯还亮着,我轻碰了碰门,淳雅的奶娘打开屋门福了福身,低声道:“大爷吉祥。”公子颔了颔首,轻声走进屋,我提着灯笼迈过门槛儿。淳雅已经睡下了,榻子上的纱帐合着,公子走到淳雅榻子边,只见淳雅睡得甜甜的,小嘴儿微微张着,公子回过身小声道:“往后夜里别把窗子关得太紧,稍透透气儿。”奶娘“哎”了声忙走到窗边轻拉起栓子隙开一条缝。

我挑起门帘随公子往厅里走,刚走几步就遇见寒玉端着一盆热水从表格格屋里出来。寒玉福了福身,“大爷吉祥。”公子颔首,“毓菱怎么样了?”寒玉朝身后的房门看了看,回看像公子道:“刚刚哭得厉害,这会儿好多了。”我把灯笼放在屋门边,接过寒玉手上的水盆儿搁到架子上摆好。公子看着寒玉低声道:“怎么赌气跑到德胜门去了,弄得外人都知道,你也是,怎么不拦着点儿?”寒玉静默了会儿,“进京述职的外官都来了好几拨了,可惟独没瞧见姑老爷。上半年来了封家书,算时日半个月前就该到京了,可都到这会儿了连个信儿都没有。原本倒也不至于那样,劝几句也就好了,只是这几天多少受了点儿委屈,心里堵得慌就往外头跑。”

公子轻叹了一声,“多久的事儿了,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寒玉顿了顿,看向公子,“格格她也不想老是招您麻烦。”正说着,里屋传来一声笑,像是表格格的,公子道:“怎么,屋里有客?”寒玉轻“嗯”了声,“卢姑娘在,说了好一会儿话了。”公子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房门虚掩着,公子轻轻叩了叩门而后走进屋子,卢姑娘正侧坐在榻沿上给表格格嘴角上擦药,见我们来,忙起身福了福。公子微笑着拱手回礼,“姑娘坐。”我把茶碗儿搁到圆桌上,搬了把圆凳到榻子边,公子撩起衣摆坐下,定神看了会儿表格格的脸,表格格却侧着头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角。公子静默了好一会儿看向卢姑娘道:“今日有劳姑娘了,要不这两个丫头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子呢。”

卢姑娘道:“实在是对不住。”语罢看了眼表格格,“菡儿自小被爹娘宠惯了,向来就是这么莽莽撞撞的没有分寸。这回跟着我们上京,她额娘又不在身边,说话做事儿就愈发没了顾忌。也都怨我没有看好她,才让毓菱妹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说着轻拍了拍表格格的手背,微笑着柔声道:“你放心,我这个姐姐的话她还是听的,回头让她来给你赔不是。”公子轻刮了刮表格格的鼻梁,和声道:“我这妹妹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就当是孩子间玩闹,卢姑娘别太放在心上。”表格格喃喃地道:“昭第姐姐,你别往心里去,今儿说到底是我先动的手,就算是扯平了。”

卢姑娘见公子在也不便多待,小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临了把药膏递给了我。我坐到榻沿儿上,抠了点儿软膏给表格格耳后根轻抹了抹,表格格脖子微微一颤,公子把表格格耳边的碎发拂到耳后,软语道:“明知自己要吃亏,还逞霸王,人家躲还来不及呢。”表格格撅着嘴,“还不是有舅母护着她?”公子沉吟了会儿,微笑着道:“京城新开了家姑苏酒楼,里头请的厨子都是地道的家乡人,离钟鼓楼不远,等过两天府里的客都走了我带你好好去吃一顿。你不是最爱吃家里的桂花酒酿圆子吗,听说是这家店的招牌点心,你去尝尝是不是那个味儿?”表格格轻磕着嘴唇,定定地看了公子好半晌,眼泪蓦地涌出来,“容哥哥,我好想回家。你去求求舅父,不要让我被选进宫里去,我想和阿玛额娘在一块儿。哥哥自打从了军我已经四年没有看见他了,他临走时答应我要亲自给我抬花轿的,哥哥最疼我了,我不要一辈子都看不见他。”公子心疼地看着表格格的眼睛,点了点头,“我尽力。”

“爷。”

公子回过头去,翠莺进屋福了福,“回爷话,国子监祭酒徐元文大人来了,老爷把他请到您书房里去了,叫您也过去。”公子颔首而后看向表格格,“好好歇着,明儿再来看你。”表格格点了点头,公子起身对翠莺道:“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热好的点心,送一些过来。”

……

“后生可畏啊,令郎的文章果然让人耳目一新。”老爷舒开眉,笑着摆手道:“哎,文元兄过誉,过誉啦。”公子恭敬地拱了拱手,“早听闻大人是前朝十六年恩科头甲头名出身,成德仰慕大人学识已久,还望指教一二。”我和翠莺端着茶盘送到书案边把茶盅拿了出来,老爷伸了伸手,“刚到的狮峰老龙井,文元兄尝尝。”徐大人端起茶盅,看向公子道:“长公子是跟谁念的书啊?”公子道:“师从朱昌佑朱师父。”

徐大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复拿起公子的文章看了几眼,“怪不得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愤世嫉俗的味道,原来是昌佑的门生。”老爷道:“正想着另择良师,不知文元兄能否替犬子举荐举荐?”徐大人想了想道:“今年恩科,我那位兄长徐乾学位列头甲第三,皇上已经下旨授他入职翰林院编修,壬子年的顺天府乡试也有意让他做副主考官。长公子若是要入读国子监,我倒是乐意把他引荐给我那位兄长。”

老爷笑了笑,“这正合我意。哎呀,文元兄,皇上把大清国的选才机要交托给你们兄弟二人,足见信任之深啊。”徐大人拱手道:“圣恩浩荡,我们做臣子的万不可辜负了皇上的一片良苦用心,当为朝廷广纳贤良才是。”说罢看着公子道:“长公子年少有志,才商过人,若是苦心修学日后必是大清国的栋梁之才,只是不可心浮气躁才好。”公子听罢俯身拱手,“徐大人的教诲,成德谨记在心。”

徐大人折起公子的文章塞到袖口里,而后对老爷拱了拱手,“我还有些公务在身,就先告辞了,长公子的这篇文章我且收着,过几日也给我兄长过过目。”老爷道:“那就有劳文元兄了。”说罢拿起桌上的折扇绕过书案,看向公子道:“成德,送先生出府。”

翠莺随着公子送客,我独自一人回在房里,坐立不定,心里乱成一团。钱袋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徘徊了好久终于屏住气解开了钱袋,取出那个老头儿强塞给我的东西。我坐在圆凳上,伸手把灯烛往眼前移了移,颤着手地展开这张被折叠得四四方方的油黄色纸。未及我反应过来,忽地瞧见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从纸里落了下来,我捡起来一看,心猛地一怵,是一团软绵绵的胎发,上头还扎着红绳儿。我顿时头晕目眩,胸闷得像是要窒息,我闭紧眼睛使劲儿喘了几口气,拿起手边的茶碗儿猛灌了几口凉水,复晃了晃脑袋强睁开眼。纸面上写着几个模糊得已经有些褪了色的字,我凑着烛灯一字一字地认,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辛丑,戊卯,丁巳,壬寅,江南,楚氏。”

我是人间惆怅客

我是人间惆怅客

作者:纳兰调露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是人间惆怅客》是纳兰调露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贵喜,淳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卢姑娘强把她们俩劝开的时候表格格胳膊上青一块紫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