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腹黑丫鬟》腹黑少爷笨丫鬟 第十六章 身世? 腹黑丫鬟总受

《腹黑丫鬟》腹黑少爷笨丫鬟 第十六章 身世? 腹黑丫鬟总受

发布时间:2021-04-21 18:02: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花落春归 状态:已完结

《腹黑丫鬟》由网络作家花落春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枫舞,水枫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面具男脚下一动,从墙上落了下来。姿势优美犹如红云

>>>《腹黑丫鬟》在线阅读<<<

《腹黑丫鬟》免费试读


面具男脚下一动,从墙上落了下来。姿势优美犹如红云,自不是水某人的**神功所能比拟的。

水枫舞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面具男与那日所见又有不同,脸上的面具换成了蝶形半脸面具,只遮住额头到鼻子的部分,薄唇与下巴露在外面,仍旧带着无尽的风情诱惑,看了让人忍不住产生把那张碍眼的面具摘下来的冲动,好仔细看一下那面具遮掩下的脸会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一身红衣在夜色中如同灼烧的火焰,他欺身上前,将水枫舞逼近角落里,伸手勾起水某人的下巴:“死过一次后小野猫的胆子倒是小了不少,现在这样子哪像小野猫,简直就是一只乖顺的小猫咪。好可爱!”

你才可爱!死变态!水枫舞肚子里暗骂不已。

当然她也只敢这么想想,真个骂出来变态男一生气把她给“咔嚓”了可就糟糕了。

“你来做什么?”下巴被捏在别人手里的小可怜弱弱的问一句。

“我的小宝贝在这里,我怎么能不来呢?”面具变态男嘴角诱惑的笑容沾上了几分邪气,“小猫咪,你要乖乖的听话哦,要不然的话......”下巴上的手收紧,水枫舞顿时吓得闭上了眼睛。

“呵呵,”面具男把手松开,改为轻抚那张吓得惨白的小脸。“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就不会有事。甚至,还有好处可拿。”

听到这,水枫舞悄悄睁开一只眸子,怀疑的看着他。

面具男恶劣的捏捏她还有点肉肉的脸颊,另一只手则是捏上了她的鼻尖:“怎么,连公子我的话都怀疑?”

水枫舞很想咬他一口,她这点儿肉可是轩离费尽了心思才长上去的,才不见了骨瘦如柴的样子,这混蛋就来耍流氓!

面具男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两手齐上揪住了她两腮的肉肉,恶劣的扯动几下,笑着赞美她:“小猫咪真是太可爱了!我都不舍得放开你了呢!”

你还是放开我吧,其实我一点都不可爱!水枫舞无语以对,心里默默淌下两行辛酸泪。

面具男忽然放开了她,眼神古怪的瞅了她一会儿,手上忽然捏了个古怪的诀印,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他一个男人做着这种动作却并不让人感觉娘气,只会觉得美丽。

随着这个诀印被掐出来,水枫舞被衣裳阻隔起来的心口处一点红色慢慢的沁了出来,在白皙的肌肤上犹如一点朱砂痣。奇的是那男子手上,同样有一点瑰丽的殷红慢慢浮现在手背上,看着那东西,那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

水枫舞自是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不过她可以感觉到心口一股冰凉的感觉慢慢的扩散,那感觉很熟悉,就像是初来这时代时昏迷中的那种感觉,像有一条看不见的蛇在游走,令人毛骨悚然。

水枫舞下意识的去抓心口处,似乎是想把那条蛇给抓出来。可她很清楚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蛇,所以只是紧紧地抓住了心口处的衣服,满是惊恐和不知所措的哆嗦成一团。

面具男手上依旧掐着那古怪的诀印,他的功夫应该很不错,可单是维持这样一个诀印好像就花了他很大的力气。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脸上面具遮不到的地方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有汗水不断的落下。

他手上的红点在慢慢的扩大,渐渐地,一条细细的红丝自点上抽出,像是从一个红色的茧上抽出了一根丝,慢慢的拉长。

水枫舞瞪大了眼睛,惨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攥住心口,紧的手指好像要被攥断一样,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浑身上下所有的地方都开始痉挛起来。

痛!真的好痛!整个人好像被拆成了无数段后压缩成一个茧,然后又被一点一点的抽出茧上的丝。那种痛,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已经痛得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好像连动一下指尖都做不到,只能保持着蜷缩的姿势躺在冰凉的地上,眼神绝望的等待着,或许很快,她就会迎来死亡。

面具男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只是忽然将目光移到她身上。地上的水枫舞已经没了动静,浑身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但是她的意识还很清醒,微张的嘴似乎在竭力的呼唤什么。

轩...离?面具男从她的口型中辨认出了她在呼唤什么,妩媚的眼中陡然掠过一丝寒光,随后是滔天的愤怒。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之后,属于原来主人的愤怒。

他忽然放开了手上的诀印,这样的后果就是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魅惑人心的薄唇上殷红的血慢慢的溢了出来。

这种诀印似乎是不可中途停止的,一旦强行停止就会震伤心脉。慢慢吸了几口气,调理了一下浑身乱窜的气息,他慢慢的走到水枫舞身边蹲了下来。

水枫舞依旧一动不动的蜷缩着,眼睛瞪得大大的。

面具男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抱起来,上半身揽进怀里,额头抵上她的轻轻揉动几下,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罢了,这次就先这样吧,小猫咪。”

说话的热气喷到水枫舞脸上,她似乎有了点反应,眼珠艰难的转动了一下,去看他的脸。

面具男扯了扯唇角,沾了血的红唇尤显艳丽,伸手似是宠溺的轻点她的鼻尖,低下头,在她脸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水枫舞看着他,眼神呆滞没有反应。

面具男自嘲的笑了一下,好像有点无可奈何,俯身抱起她站起来,“好了,乖猫咪,主人送你回房休息去。”

水枫舞像个布娃娃一样任他摆布,双眼合上,脑袋无力的抵在他胸口上。她很累,累的哪都不想动,只想就这么睡过去,就算现在抱着她的是那个可怕的面具男,她也照样能睡着。

面具男对她的事情好像很了解,抱着她直接就向她那个小房间走,脚步刻意放得很轻,像是担心会惊动了其他人。

不过,刚刚她惨叫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人听见吗?水枫舞倚在他怀里,迷迷糊糊的想。

面具男把她放在床上,点上灯,又很贴心的拉过薄被给她盖上,随后就出去了。

水枫舞以为他走了,可是随后他又走了回来,手上端着水枫舞盛了衣服的木盆,轻轻的放置在角落里。然后又走到床前,凝神看着她。

水枫舞顿时屏住了呼吸,大气儿不敢出的等着他离开。面具男似乎在床前待了很久,到后来她已经喘不过起来了,才听他一声轻笑,笑声中满含调侃,随后脚步声轻轻地向门口去了。

等到门再次被关上,险些憋死的水枫舞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拍拍胸口,浑身都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面具男早就知道她在装睡,要不然他刚才不会笑的那么幸灾乐祸。可恶,明知道这样还故意待在那里不走,害的她差点憋死,这人,心思真是大大的坏了!

水枫舞恨恨的想了一会儿,忽然摸了摸心口,想起那种可怕的痛感,连忙拉开衣带解开了衣衫细细查看。

就着微弱的灯光可以清晰的看见,她那原本光洁无瑕的心口处多了一个红点,映着灯光红艳灼灼,如同在那白皙细腻的心口上,点了一点朱砂痣。

水枫舞倒抽一口凉气,想起之前面具男手背上的那颗红点,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安。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她身上?这和之前面具男说过的妖花有关系吗?

还有,为什么一见这东西,她就有一种极其熟悉,极其亲切的感觉呢?好像在多年以前就已经见过一样。

百思不得其解,她顿时颓丧的拿被子遮住了脸。唉,不知道为什么,在经历了今晚的种种之后,她忽然很想见轩离。

只有在轩离身边,她才能沉静下来,才会感受到淡淡的温暖和幸福。

她想见轩离,现在就想见他!

这个念头像一颗种子一般在她心里生根,发芽,渐渐长大,那种突如其来的疯狂令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在她心里,轩离已经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水枫舞掀开被子下了床,也不顾园门是不是还关着,是不是还要再一次**,她只是想见见轩离,哪怕不让他知道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那也就足够了。

推开门,认准了轩离住处的方向,水枫舞拔腿就跑。此时此刻,她完全没有想到万一被值夜的人抓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下场,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做这样一件事,就像孩子时期一样,执拗劲儿一上来,根本不会去考虑后果。

跑了没有几步,她再一次遇上了不想见的人。

面具男站在那里,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点点迷茫,他看着面前黑不隆冬的园子,颇有点苦恼的样子,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水枫舞看到他,发热的脑子犹如被泼上了一盆凉水,霎那间冷静了下来。先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而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你怎么还没走?”

面具男回头看他,迷茫的眼神好像一只迷路的小动物,竟然让她感到可爱。

真是疯了!水枫舞低咒,这个自大恶劣残酷的变态面具男会可爱?自己肯定是发烧烧坏了脑子才会这么觉得!

“小猫咪,你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面具男的迷茫只是一霎那,很快他的眼睛就恢复了清明,语气依旧可恶的让人忍不住想揍他。

水枫舞鼻子里出了口气,很傲慢的转过半个身子,不理会他。很奇妙的,今夜被这面具男折腾一番之后,她对他的敬畏和恐惧都去了一大半。

“啊,有点当初小野猫的样子了啊!”面具男倒也不生气,对她的态度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是一只手托起了下巴若有所思:“你这么晚还往外跑?难不成是要去找那个哑巴?”

水枫舞翻个白眼,被他猜中了心思倒也不反驳,依旧摆出无视的样子。

面具男那双眼睛里闪过细碎的光,像破碎在水里的星辰:“我还以为你是打算去告诉莫府的人,那小不点有危险呢!却原来那孩子在你心里并没有多大地位啊!”

水枫舞心里“咯噔”一声,忽然记起之前偷听到的话,对了,有人要谋害小家伙!刚刚被面具男一折腾,她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忘记!懊恼不已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抬头看面具男:“你能带我去夫人那里吗?”

面具男耸耸肩:“可以是可以,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水枫舞顿时怒了:“难道你就不能发发善心吗?那只是个孩子!”

面具男无视她的怒火,走过来一把揪了她的衣领就往屋里走:“我看你还是去睡觉,其他等睡醒之后再说。”

水枫舞拼命反抗,奈何面具男人高马大,而她则是过于娇小,根本挣不开他的手。

“你放开我!你这个冷血的坏人!我不用你帮忙了,我自己去救他!”水枫舞恼怒不已,又不敢高声叫怕惊醒睡梦中的其他人,只好压低了嗓子对着面具男不停地念叨。

可这家伙似乎天生是她的克星,任她好说歹说,就是不松手。

最后水枫舞累了,干脆放弃挣扎,任由他把自己拎进屋里。

看着她气的通红的小脸,面具男笑了起来:“傻丫头,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你?况且那两个人只是爪牙而已,真正的主谋是谁你都不知道,你要怎么跟别人说?做事动动脑子啊小猫咪!”

水枫舞泄气:“那怎么办?我不想小家伙出事。”

“好善良啊,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面具男大有深意的看她一眼,看的她心虚不已。“放心吧,那两个丫头用的是下毒的老法子,到时候解毒就好了。”

水枫舞闻言撇了撇嘴,斜睨着他:“你说得轻巧,什么毒都不知道,拿什么解毒?”

面具男俯下身子,凑近水枫舞漂亮的小脸:“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她的孩子,这么笨!用你的血,什么毒都不在话下。”

她的血是万用解毒丹吗?这么神奇!不过她更加注意的是前一句话。

“你说什么?我是谁的孩子?”水枫舞激动不已,她这个身体的身份就要揭晓了吗?

面具男回以高深莫测的一眼,答非所问:“不过小心别用多了,一滴血就足够了,多了会把他毒死的。”

谁问你这些了?水枫舞郁闷,不过这件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她还是认真的记下了,而后继续以小狗般的眼神渴望的看着面具男。

面具男揉揉她的脑袋,笑得邪气:“想知道?还不到时候,现在,不告诉你!”

水枫舞顿时气结。

腹黑丫鬟

腹黑丫鬟

作者:花落春归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腹黑丫鬟》是花落春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枫舞,水枫舞,书中主要讲述了: 面具男脚下一动,从墙上落了下来。姿势优美犹如红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