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华裳》华裳小说 第十章 真心劝慰 华裳帝王攻

《华裳》华裳小说 第十章 真心劝慰 华裳帝王攻

发布时间:2021-01-21 08:10:4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萧家,云微微的小说是《华裳》,它的作者是寻找失落的爱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朦朦胧胧中,似乎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檀香味。

《华裳》 免费试读


朦朦胧胧中,似乎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檀香味。

那味道淡淡的,却让人分外的舒适。昏沉难受的头脑也跟着渐渐清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若云终于费力的睁开眼睛。

一张俊俏的放大的男孩脸引入眼帘,若云被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往后缩。

为什么说是放大的男孩脸?因为那个男孩的脸就垂在若云的上方,相隔不过二十公分。

见若云醒了,那男孩咧嘴笑了,很是欢快的和若云打了个招呼:“嗨,我们又见面了。”两只胳膊依旧撑在若云的上方,很是潇洒自在,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是齐箫!

若云对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或许是因为有着相似的经历,或许是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他们知道忽然变成另一个陌生人的痛苦,总之,她看见他,那颗惶恐不安的心居然安稳了不少。

这间屋子倒是很眼熟,分明就是这副身子的闺房。

奇怪的很,不知道别人都去哪里了。居然只然只有齐箫和她两个人。

齐箫率性的坐到床边,好奇的问道:“你刚才一直在喊着一个名字,那个人是谁?”

若云心里一跳,喉咙有些发紧:“我……喊了谁的名字?”她不会在昏迷中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齐箫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却故意不说话。

明明只是个九岁的男孩,可那挑眉的表情却是属于Cheng人式的狡猾和深沉。让人看了心惊。

即使若云不知道原来的齐箫是什么样子,也能断定现在的这个冒牌齐箫的性子和原来的相去甚远。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不对劲来。

齐箫看了半晌,有些失望了,嘟哝道:“你还真是沉得住气。”

她分明也是个冒牌货,可愣是表现的似模似样。他故意说了假话来诈一诈她,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自然是大失所望了。除了有些微的紧张之外,她简直表现的无可挑剔。

若云听到这话,心神大定。

齐箫刚才不过是在胡扯,她一向谨慎小心,就算在昏迷中也不会随意的呓语。

这份谨慎仔细似乎是与生俱来,又似乎是经历了漫长的卑微小心的丫鬟生涯培养出来的。就算换了个身体,可内在的灵魂依旧是她。依旧是那个时时刻刻都谨小慎微的她……

若云惶惑不安漂浮不定的心慢慢的沉淀下来。

不必再去细想这种恼人的问题了。

萧若云死了,可她还活着。

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延续了生命,总之,活着就好……

唯有活着,才有复仇的希望。

还有,那个自生下过后一眼都未曾见过的小生命……

若云不敢再去想,将那股熟悉的锥心般的痛苦生生的压了下去,微笑着问道:“这里怎的就我们两个,还有别的人呢?”

齐箫的眼中掠过浓浓的嘲讽:“那个叫玄远的和尚来了,说是要给我们两个做法事驱邪。外人都得回避,只让我们两个留在这个屋子里。”

人人都以为他撞了邪,没有人听得进去他说的话,也没人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若云微微皱起眉头:“你该叫玄远大师才对。”玄远大师地位超然,能请动他的人家非富则贵,大多是名门望族,并不是花钱就能请到的。

呃,当然,重金是也万万不能少的就是了。

齐箫这一声“和尚”若是被玄远听见了,非气的吐血不可。

当今佛教盛行,不知有多少善男信女供奉。就连当今圣上也是虔诚的佛教信徒,见了寺庙里的高僧也会称呼一声大师。玄远作为其中翘楚,所到之处更是备受尊敬。只怕还从没听人喊过他和尚呢吧!

齐箫撇撇嘴,大放厥词:“本来就是个和尚,到处招摇撞骗敛财,这要是在我们那个时代,早被当成骗子给抓起来了。”

若云不吱声。

齐箫却误解了,兴奋的说道:“你也这么认为的是不是?这种神棍,也就只能骗骗愚昧无知的古人。什么做法事驱邪,都是骗人的。像我们这种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大好青年,谁会信这个破玩意儿……”

我们?谁跟他是我们啊!

若云咳了一声,打断齐箫的滔滔不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我是相信的。”

或许,她也曾半信半疑过。别人都这么说,她也跟着相信了而已。

可是现在,灵魂穿越到他人身上这等荒谬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由不得她不信。

齐箫有些气馁,近乎哀求的说道:“你别再瞒着我了好不好。这儿就我们两个,你就老实承认了吧!你也不是晴姐儿对不对?你也是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对不对?”

他的眼里流露出无尽的痛苦和落寞,初到陌生环境的惶恐,莫名变作他人的恐慌,还有身处异乡的孤独,汇聚起来,让人想发狂想尖叫想捶地想撞墙。

这一切是真是假?会不会一觉醒来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地方?

他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不停的闹腾着要回去,拒绝认识周围的所有人。哪怕那个自称是他母亲的妇人又哭又心疼的在他面前流眼泪,他也觉得陌生的可怕。

那不是他,他不是齐箫……

现在的他,最觉得亲切熟悉的,便是眼前这个小女孩。他们一定是同乡人,可以彼此倾诉心事彼此相扶。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要确认这一事实。

若云悄然叹息,主动的伸出手握住齐箫的手,温柔的说道:“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个话题了。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不是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

她可没有骗他,他说的那些她通通不懂,想也知道他的来历和自己绝不一样。虽然同时灵魂穿越,可他们两人的来历却是大相径庭的。

齐箫愣住了,呆呆的注视着眼前温柔的小小少女。

她的脸颊还有些苍白,眼睛却异常的明亮有神,嘴唇如同娇嫩的花瓣,声音甜甜软软的,听了便觉得心里舒服。

她说,她和他不是同路人……

若云淡淡的说道:“我劝你,日后不要再提那些胡话了。”

“不,那不是胡话。”齐箫的倔性子也上来了,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是齐箫!”

若云安抚的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你。”

齐箫的眼睛一亮,还没等说什么,就听到了一句让他跌落至谷底的话:“可别的人相信么?”

别的人……

齐箫的脑海里浮现过一张张陌生的焦急的面孔。

不,他们都不相信。他们都认为他是中了邪……

齐箫不由得握紧了手,却忘记了若云的小手还在他的手心里。

握的很疼啊……

若云没有抽回手,任由齐箫死死的握着。

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时同地的灵魂穿越,她和他也算有缘了。看在这个份上,她也想真心的劝慰他几句。

“不管你原来是谁,不管你原来是什么地方的人,不管你原来是什么样子多大了姓什么叫什么,你统统都忘掉吧!现在的你,就是齐箫,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才不枉老天对你的恩赐!”

齐箫失魂落魄的重复:“恩赐……”

这也算恩赐么?

若云点点头,正色说道:“是的,是恩赐。你本已死了,老天不忍,又重新赐给你一次生命,这不是恩赐是什么?”

相比宝贵的生命而言,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哪怕要重新适应新的陌生环境,哪怕要做另一个人,哪怕要过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也没什么要紧。

活着,才是最最重要的。

所以,不能辜负老天的恩赐。

她要好好的活着,很多事情,只有活着才能去做。而他,也该如此!

齐箫被若云的话触动了,半晌没有说话。

若云微笑着说道:“再说了,做齐箫有什么不好,你是齐家的嫡子,有母亲疼爱你,有姐妹兄弟尊敬你,有父亲为你撑腰,有大把的家业等着你继承。你喜欢,以后可以继承爵位入仕做官,干一番大事业。若是想经商,齐家名下的产业不计其数,足够你折腾。若是什么也不想做,哪怕是吃喝玩乐,也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说话不疾不徐,慢条斯理,声量并不高,偏偏句句有理,句句都说到了人心坎上。

齐箫深深的凝视若云,轻轻的说道:“你说的对,我该知足才是。”

老天待他不薄,好赖让他投到了富贵人家,又有这么一副好皮相,他还有何不满的?

宝贵的第二次生命,更该好好的珍惜啊!

若云是在说给他听,何尝不是在说给自己听?

她前世不过是个卑贱的丫鬟,自记事起便被卖到了萧家。连父母长的什么样子都记不清楚,本来的姓名是什么也早已忘的一干二净。

从最最低贱的厨房杂役做起,小小的年纪便得学会升火洗衣理菜洗菜扫地等等。做事稍有不慎,便会招来责骂。挨打也是家常便饭。什么打耳光扯头发拧耳朵掐大腿等等,都不过是小菜一碟。

若云这个名字,也是从八岁那年才有的。

[bookid=1558806,bookname=《秦画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