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馥春》馥春香 激H 馥春女王

更新时间:2021-01-31 16:01:15

《馥春》馥春香 激H 馥春女王 连载中

《馥春》

来源:作者:大爱非攻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傅阳,祁掌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馥春》的小说,是作者大爱非攻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二日,一家人起了个大早。傅老实依言去河边把“呱...展开

《馥春》免费试读

第二日,一家人起了个大早。傅老实依言去河边把“呱呱”给咔嚓了。傅阳提了一壶开水送了出去,顺便帮着傅老实给麻鸭褪毛开膛,清洗内脏。回来的时候,傅Chun儿伸头一看,果然见傅老实一手提着一大碗鸭血,另外一手的竹篓里,装着一副鸭杂,和一只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净鸭。

傅Chun儿笑逐颜开,先将那净鸭用井水浸着,自己拉了傅阳,一起上街,采买各种物事。

她先是去南北货铺子里去买了些玉兰片、干香菇和金华火腿。因傅Chun儿买的少,她与傅阳两人一起,几乎磨破了嘴皮子,南北货铺子的老板才终于同意,从一大片金华火腿上片了几片下来,卖给了傅家兄妹。

接下来,就要采买送给袁老板的礼物和傅Chun儿“扩大经营”所需要的家伙什儿了。傅Chun儿拉着傅阳便去了埂子街,她昨日便见到那里有几家专门卖瓷器和漆器的店铺,已经心痒痒了一晚加一早上,要来这里好好逛逛。

“店家,这个怎么卖?”傅Chun儿指着一排绘有“鱼戏莲叶”花纹的扁身青花海碗问道。

“十文一个,要的多,还便宜!”店里的伙计一边忙活着,一边回答傅Chun儿。听他答话,颇有些惜字如金的味道。

“啧啧啧”,傅Chun儿在心里感叹,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放到后世,那可不得身价百倍么,可是眼下竟然就只有十文。她仔细看了看海碗的碗底,又问那伙计:“这位大哥哥,有碗底再高些的么?”

那伙计对店里的货品甚是熟悉,当下指了指另外一排:“那边,一样花色,碗底高些!”依然是极简短的答话。傅Chun儿不禁对他有些侧目,只见这位伙计身量颇高,面目也颇为英俊,浓眉大眼,英挺的鼻梁,看来要是再能说会道些,应该挺能讨女客的欢心。傅Chun儿接着再按照他的指点去探头看了看,见这一排青花碗果然碗底高了一些,而青花的色泽更为明艳,花型更为典雅。

傅Chun儿心中一动,对那伙计说:“这位大哥,我把我哥哥押在这儿,拿你一个碗,去试下尺寸,一会儿就送回来好不好!”

傅阳听了这话,面色一动,似乎有些尴尬,剜了Chun儿一眼,似乎再说,怎么就把哥哥给押这儿哩?但是妹妹的话他是从不驳回的。那伙计的目光就在傅阳面上转了一圈,又看了看傅Chun儿那张明丽的笑脸,和微微眯起的大眼睛,便点了点头,又只说了两个字:“快点!”

傅Chun儿之前没有与傅阳说过她的打算,因此傅阳也是一头雾水地在店中等着,只暗暗观察那伙计店里店外地忙活。约摸过了一刻,傅Chun儿急匆匆地回来了,对那伙计说:“这位大哥哥,我要二十个这种青花海碗,你看能便宜多少?”

“九文!——”

“八文行不?”傅Chun儿小小地还了一下。

“行!——”果然还是半句废话没有。傅Chun儿也爽快了一把,数出一百六十个制钱,递给那伙计。那伙计闷声不响,自管数出了二十个海碗,一个个轻敲一遍,确认没有裂痕,就用草绳与麻纸将那些海碗都叠着扎了起来。都扎好了,那伙计便将东西递给傅阳,顺手又拿了个一样花色的碟子出来,递给傅Chun儿,说:“饶的——”也就是说,这个一样花色的碟子是附赠的。

傅Chun儿见了大喜,拿在手中爱不释手,似乎那些她刚刚亲手挑出来的那二十个海碗全比不上这只小碟子。“这位大哥哥,请问你怎么称呼?”傅Chun儿甜甜地问了一句。

那伙计这时正巧背过身去,闻言抛了一个字出来:“沈!”

傅家兄妹对望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傅Chun儿便道:“再见啦,沈大哥!”说毕她就拉着傅阳去了隔壁第三间铺子,那是一间漆器铺,后面就是作坊。傅Chun儿一进铺子,就问:“祁掌柜,行了么?”

那漆器铺子的掌柜是个年过半百的男子,见到傅Chun儿,道:“行是行了,还是刚才说的那个事儿,食盒的上层,姑娘不再放点物事的话,有点空啊!”

傅Chun儿展颜一笑,答道:“祁掌柜,我现下想到了,您帮我看看,还是那种做法,食盒的上层,看看能不能帮我嵌这个碟子进去,另外我要挑一副漆器筷子,最好也能做一个卡儿,能把筷子夹住。”

傅阳定睛一看,才见到这间漆器铺子的柜台上放着一只漆器做成的食盒,分成上下两层,食盒整体漆成绛色,以刻漆之法细细地雕出荷塘月色的景致。那祁掌柜先是接过了傅Chun儿手中的碟子,上下看了看,道:“行!——”说着他匆匆将那食盒和碟子往后面的作坊送过去。祁掌柜出来的时候,手中还拿了一只极大的木盒,里面铺上天青色的绸缎,盛着整整齐齐的一排漆器筷子,上面的花纹大多是彩绘上去,不少还是金漆所绘,亮闪闪的。

傅阳见了,吃了一惊,心道这些应该价值不菲吧!而傅Chun儿却泰然自若,仔细地看了一遍那漆器筷子上的花色,挑了一副与那漆盒颇为相似的,问祁掌柜:“祁大叔,加上这双筷子,再加上作坊人工,一共是多少钱?”

祁掌柜划拉两下算盘,报了个数字出来:“二百四十文!”

傅阳在旁边听到这个数字,微微有些惊到,只这一个食盒,比他们刚才买二十个大海碗的钱,还要多出一半。傅Chun儿笑笑:“祁大叔,我刚才说的那个事儿……”

祁掌柜点点头,道:“这样吧,二百二十文,不能再少了!”

傅Chun儿点点头,说:“好!”接着她又从怀中将钱袋拿了出来,数了钱出来,递给祁掌柜道:“这是二百三十文,多的十文请掌柜的和作坊师傅吃杯茶。”

祁掌柜点了,似乎颇为高兴,道:“姑娘日后有什么需要,也请尽管光顾小店。我们记着姑娘的话!”接着便到后面的作坊里去取那漆盒了。傅阳赶紧拉着傅Chun儿问:“妹妹,你这是……”

傅Chun儿抿嘴一笑,故作神秘地对傅阳说:“哥哥,过两日你就知道了,总之今天要采买的东西都买齐了!”她摸摸怀里还剩下的一百多文钱,心想,兜里有钱,然后四处逛店,挑挑东西杀杀价,这种感觉真是好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