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丫鬟》腹黑丫鬟剧 419文 腹黑丫鬟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1-01-21 08:10:49

《腹黑丫鬟》腹黑丫鬟剧 419文 腹黑丫鬟小说TXT 连载中

《腹黑丫鬟》

来源:作者:花落春归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枫舞,水枫舞

主角是枫舞,水枫舞的小说《腹黑丫鬟》此文是花落春归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面具男观看着她的反应,性感的唇绽开诱惑的弧度:“...展开

《腹黑丫鬟》免费试读

面具男观看着她的反应,性感的唇绽开诱惑的弧度:“怎么,小野猫不认得我了?”

鬼才认得你是哪个!水枫舞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

“嗯?”面具男忽然伸手按了按隐在面具下的鼻子:“鼻子有些发痒,小野猫刚刚偷偷骂我了吧?”

水枫舞难看的咧咧嘴,忽然意识到自己是躺在薄被之下的,偷偷地将薄被掀开一小点,贼眉鼠眼的投瞧一眼,顿时欲哭无泪。

天啊地啊!不会这么没天理吧?她实际年龄虽然老大不小了,可这个身体现在可还是个小萝莉来着,这面具男不会那么没人性把她吃干抹净了吧?为什么她薄被下的身体是不着寸缕的?

面具男注意到她的动作,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有些奇特的暗哑,听起来特别勾人。即便是身处在这种尴尬的处境下,水枫舞都觉得自己的心被他弄得痒痒的。

“难得小野猫也知道害羞了,看来是长大了哦!”面具男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刮过水枫舞的鼻尖,“不过你在怕什么?怕我吃了你吗?可惜啊,你还小了点儿。”语气之中不无遗憾。

水枫舞闻言倒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身上没穿衣服,她不敢妄动,于是裹紧了身上的薄被,用戒备的眼神看着他:“不会是你给我脱得衣服吧?”

“不然你以为呢?”面具男很不以为意的撑起半个身子,衣袍滑过他光洁的胸膛,敞的更大了。“你的衣服在你倒下时都已经脏了,我叫人拿去洗了。”

她会倒下难道不是眼前这个人的缘故吗?还嫌弃他因此弄脏了衣服。水枫舞愤愤的瞪着他,继而张大了嘴巴:那那那,她不是被他看光了?!!!

天哪,她不要活了,赶快打个雷劈死她吧!

面具男兴致勃勃的观察着她丰富多彩的面部表情,伸出手戳戳她的额头,丢出一颗更大的Zha弹:“有什么关系,反正你的身体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找个地缝埋了她吧!水枫舞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个家伙似乎跟她这身体的原主儿很熟悉,熟悉到连她的身体都了若指掌的地步。也不知这个一看就超有钱的家伙跟那个穷困潦倒的可怜虫是什么关系。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先蒙混过关,怎样才不会被发觉这副身体已经换了主人。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努力了半晌,她才从喉咙里挤出蚊子哼哼般的一句话。

“找?”面具男斜睨她一眼,即使被面具遮掩了庐山真面目,也难掩他举手投足间的风情。“对你,我还需要找吗?你走到哪里我都能感应到。”

得,感情这就是一超人。

“那,”再次斟酌半天后,她才小心翼翼的问:“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本来没有,”面具男倒是很爽快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本来以为你死了呢,可后来又感觉到了你的存在。况且你醒来之后的表现与往日相比可谓大相径庭。小野猫,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水枫舞的心脏急促的跳了起来,身上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汗珠,不是热,纯粹就是吓得。她看着眼前面具男仿佛洞悉一切的目光,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怎么办?要不装失忆吧?小说里不都这样写的吗?

拿定了主意,先深吸一口气,正欲开口,就听那面具男轻笑一声:“你是不是想说,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

水枫舞一口气没上来,剧烈的咳嗽起来,同时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可怕的人。

“这么说,是真的喽?”面具男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你在死而复生之后,把以前的事情完全忘记了,是这样吗?”

水枫舞一听,赶紧借坡下驴,忙不迭的点头:“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面具男深思的看着她,似在判断她的话有几分可信性。最终,在水枫舞忐忑的目光注意下,他点点头:“难怪之前连妖花标记也不认得了,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妖花已经成功在你身上成活了?”

“什么妖花?我身上什么花也没有啊!”水枫舞迷惑的看他,被他几句话说的毛骨悚然的。在身上成活,什么意思?难道要在人身上种花吗?

面具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根本不理会她的质疑,兀自自言自语:“也就是说,必须是死过一次的人,才能成功的唤醒妖花。可是死过一次又能复活的能有几人,这样的条件好苛刻啊,难怪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成功过。”

水枫舞见自己被忽略,眼睛四下里瞄了一阵子,没有发现可穿的衣物,失望的咬咬牙,只好继续躺在床上挺尸,用薄被把自己裹得像个蚕宝宝。

面具男忽然踢她一脚:“小野猫,你把自己裹成这个样子,是想闷死吗?我说过,眼下对你没兴趣。”

水枫舞不理会他的嘲笑,依旧紧紧的抓着被子:“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还有啊,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你把随歌弄到哪里去了?”

面具男把脸贴近她,冰凉的面具几乎要碰到她的脸:“你的问题好多啊,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小野猫,至少够听话。”

“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水枫舞义正词严的发表声明,“没事你就赶紧把我送回去,有人会担心我的。”

“你这是在向我炫耀自己终于有人疼了吗?”面具男轻轻地拘起她小巧的下巴,向她脸上轻轻吹了口气,满意的看到蚕宝宝一个哆嗦,小脸上浮起美丽的红晕。“记住要乖一点,不要以为有了妖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需得记住自己的身份。要知道,我可以让你死一次,同样也可以让你死第二次。”说到这里,他轻柔的语气里仿佛蕴含了无限的杀机,吓得蚕宝宝水枫舞不住的点头答应,心里头哇凉哇凉的。

原来之前那个倒霉孩子不是饿死的,是被这魔鬼杀死的!

“真乖!奖励一下!”他赞扬了一声,然后俯下脸。傻眼的水枫舞只觉额头一凉,一个柔软的东西碰触在额头上,像坠落的花瓣一样轻飘。

他吻了她!他吻了她他吻了她他吻了她......

受到意外的袭击,某女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睡一觉吧,我可爱的小野猫。”面具男的眼睛弯起来,似乎在笑。“或许,会做个好梦呢!”

然后水枫舞就感到眼前一黑,他把手放到了她眼睛上。

水枫舞眨眨眼,长长的睫毛轻轻刷过他的掌心,面具男一笑:“你如果不想睡的话,我们可以试着做点别的。”

可怜的水枫舞一听这话,立即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心底里偷偷的把这个面具色情狂骂了个彻底。在彻底睡去前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提出的那几个问题,他一个都没有回答!

可恶!这个该死的混账面具男!他怎么可以那么狡猾!

可惜了,她还想知道随歌跟他是什么关系的。照他之前说的,自己对所谓的妖花标记没反应,可自己何曾见过什么妖花。想来想去,也就随歌之前给她看的那副绣品配得上妖花之名了。

那么这个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二小姐,究竟隐藏着什么养的秘密呢?

水枫舞头一次感觉到,这莫府的水,比起她想象中的,恐怕还要深得多。

想着想着,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那可真叫舒坦,其间似乎还做了几个梦,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大多都是关于一个红衣女人的。只是不管她怎样努力,却就是无法看清那女人的脸。

然后面具男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手上提着把明晃晃的刀,追着要杀她。她吓得拼命地跑,一直跑一直跑,眼前的景物忽然转换,出现了轩离那间住了十几年的破屋子。紧接着,一身青衣的轩离抱着可爱的宝宝,笑眯眯的看着她。

面具男狂笑着:“我已经杀过你一次了,今天就再杀你第二次!”说着举起刀扑了过来。

然后轩离忽然奔过来,将宝宝一把塞进她怀里,张开双臂拦在她身前。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刀向着轩离劈下。

“不要!不要!轩离,轩离快跑!”水枫舞吓坏了,尖叫出声,只感觉冰凉的触感袭上额头,几疑是轩离的血,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轩离正坐在她身边,手上拿着一块湿帕子给她拭汗,满眼担忧的看着她。

水枫舞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完好无损的轩离,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好,以至于她没顾的上看看周围是不是有人,就张开双臂投进了轩离的怀抱,满是后怕的紧紧抱住了他。

轩离很是尴尬害羞,有点手足无措,而后却极敏感的察觉了水枫舞的不安,没有推开她,而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进行无声的抚慰。

水枫舞正沉浸在幸福的感觉里,冷不防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咳咳,知道你们兄妹感情好,但也不至于当着我们的面这样亲热吧?”

水枫舞循声看去,简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天哪!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人?太丢脸了!呜呜,她不要活了啦!

但见莫非凡,邱方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刚刚说话的就是邱方。此外,倾歌带着三竹也在,此时都有点脸红。旁边还有几个端盆送水的下人,可以说是满满当当一屋子人。

一想到自己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轩离*,水枫舞就有一种想要**的冲动。老天爷呀,不带这么玩人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