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玉成佳偶》玉成佳偶酒三升 免费试读 玉成佳偶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1-01-11 16:01:33

《玉成佳偶》玉成佳偶酒三升 免费试读 玉成佳偶帝王攻 连载中

《玉成佳偶》

来源:作者:酒三升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楠,侯府

主角叫夏楠,侯府的小说是《玉成佳偶》,它的作者是酒三升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夕颜阁还算平静,蝶翠轩却沉重不已。 李氏伏...展开

《玉成佳偶》免费试读

夕颜阁还算平静,蝶翠轩却沉重不已。

李氏伏在床头隐隐哭泣,苏氏站着在门口,望着床.上还在昏睡中的夏娴夏落,眉头未松开过。

“我的命怎么这般苦啊!好不容易生了一双女儿,如今竟出了这样的事情,娴儿落儿至今昏迷未醒,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李氏哭喊,苏氏面色更沉。

“弟妹,你先莫哭喊,娴儿落儿是睡着了,你莫吵着她们了,今天这件事情,我定然会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被后搞鬼!”

苏氏平日里虽然瞧不得李氏的性子,但如今她的一双女儿这般,她也不好再指责她什么。

“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背后作祟,大嫂你一定要查清楚,不能让我的女儿平白无故受这样的伤!”

李氏情绪不稳定,苏氏劝慰了几句,便出了蝶翠轩。

她唤来侯府的李管事,了解了马厩那方的事,又让人注意了这段日子出入侯府之人,但负责马厩那边的小厮说,那些马儿是驯养已久,温顺不伤人,是已有了灵性,还说道,马儿会突然发癫,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而这段时日,因为忙着备年货,进出侯府的人也多了起来,根本无从查起。

苏氏蓦地想到了夏楠所说,“那乘坐的马车,车轱辘有些松动,马儿跑起来时,连带着摇晃得更加厉害,或许大舅母可以从这里着手。”

苏氏出了蝶翠轩,径自往夕颜阁走去。

夕颜阁内

语兰正为夏楠揉着肩。

“婢子的外祖是江湖郎中,婢子小的时候也曾缠过他教我一些,姐儿刚抹了药膏,这会儿再按压肩膀,可帮助药膏发挥药效。”

语兰柔柔说着,夏楠闭着眼,微微颔首。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家里的事?”

“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语兰眸色一黯。

她不想说,夏楠也不多追问,现今,她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外面很快有丫头来通传,说是大夫人来了。

苏氏。

想必是要问她关于马车的事情吧。

“请夫人进来吧。”

夏楠让语兰先下去,苏氏进来时,见到的便是笑得温婉的夏楠。

上次来夕颜阁时,两人之间或多或少有了些许隔阂,再次来到这里,苏氏总有些感叹。

夏楠的模样,像是经历了多少人情世故,对她就如同以往那般,竟是能将先前的不愉快全压下去,要知道,当年她还是闺中姑娘时,可还不及夏楠一半。

“舅母请坐。”

苏氏做了下来,目光落在她手上。

她的手并不细腻,手的肤色与她的脸有几分落差,不像是一般侯府出来的姑娘,细看之下还可以发现,她的手背上有许多小小的口子。

苏氏的心没来由的一紧。

“你的手?”

“我的手?”

夏楠一怔,像是想起了什么,“我的手无事,大舅母此次前来,是想了解今日马车之事吧。”

苏氏点了点头。

将上了马车后所发生的事情道了一遍,夏楠突然想起了什么。

“大舅母为何不去问下夏馨呢?”

提到夏馨,苏氏眉头微蹙。

她又在夕颜阁停留了会,便出了院子。

夏楠望着苏氏的背影,脑海中莫名闪过夏馨那冷漠的面庞。

或许真如夏颖所说,夏馨并不简单。

夏楠收拾了下自己,便往韶松堂而去了。

到那儿的时候,纪氏正握在榻上,闭目小憩。

夏楠轻手轻脚走了进去,徐嬷嬷正欲出声,却被她给拦住了。

“楠姐儿啊。”她还没开口,纪氏率先道了出来。

“祖母怎地知道是我?”

“祖母一猜就知道是你,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这丫头会想着祖母了。”

纪氏起身,夏楠连忙上前扶着。

韶松堂烧起了地龙,屋里暖融融的,好不舒适。

屋里的窗正开着,几丝凉凉的风飘进来,散了屋里的热气,却不让人觉得寒冷。

窗边摆着一个琅彩绘莲青瓷瓶,挂着几支新采摘的梅花,梅花上头还有一点薄雪,正开得红艳,纪氏瞧着,笑着出声,“这红梅是你采摘来的吧,年纪大了,对这些花儿倒没怎么上心,不过疲劳时看上几眼,倒也挺美妙。”

那红梅,是刚才她来韶松堂的路上瞧见的,顺手折了几只下来。

“祖母若是喜欢,楠儿下次再折一些来摆放。”

纪氏手覆在夏楠手上,眸光却望向窗外。

“楠儿,今儿这事,你受到了惊吓了吧。”

夏楠如实点点头。

“诸如今天这事之后,祖母才知道,并不是何事祖母都能护你周全的,若是万一哪天祖母去了,我的楠姐儿可怎么办?”

“祖母这话可不要乱说,您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长命百岁夏楠不知,但前世她死的的时候,眼睁睁瞧着纪氏之死,只要一想起,她的心就钝痛无比。

她到底该怎么阻止那样的事情的发生。

纪氏抚了抚她的头,让徐嬷嬷把她妆台前的檀香盒子拿了过来。

“侯府里的事情,祖母或许可以护着你,但外面的事情,祖母却无能为力,最好的办法,便是让我的楠儿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这盒子里装的,是你母亲当年的陪嫁,她去了之后,这些便一直留在我这里,如今也是时候交给你了。”

“楠姐儿,你可以试着去打理这些良田铺子,培养自己的人手,女子在世,活着本便不易,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但偏偏这身外之物,却是最为有用。”

纪氏将一盒子的东西交给夏楠,夏楠捧着这一盒子的东西,不知该如何作答,纪氏又说道。

“这些良田铺子这些年一直是祖母手下的在打理,这些人也都是信得过的,如果你放心,便交由他们去做,若是不放心,你再挑些人手,自己攥在掌心。”

“祖母的人,楠儿自然是信得过。”

她没有拒绝纪氏给的良田铺子。

这些东西,是她母亲容氏留下来的,日后也会是她的陪嫁,如今纪氏先把这些东西给她,也是怕她日子难过。

深宅的人,哪个不需要打点什么?

哪一样不用到银子,若是没有其他来源,单靠每个月的月银,那是万万不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