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琴岛上的诊所》爱琴岛图片 男妃文 爱琴岛上的诊所MB

更新时间:2020-07-03 08:06:20

《爱琴岛上的诊所》爱琴岛图片 男妃文 爱琴岛上的诊所MB 连载中

《爱琴岛上的诊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夕乖麦分类:短篇主角:麦斯,考逸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七夕乖麦原创的短篇小说《爱琴岛上的诊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麦斯,考逸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电视里每天都在反复播放一个岛上诊所的广告。 爱琴岛诊所广告: 画面: 一片蓝色的海,一个美丽的小岛,一座美丽的岛上小屋。 解说词...展开

《爱琴岛上的诊所》免费试读

电视里每天都在反复播放一个岛上诊所的广告。

爱琴岛诊所广告:

画面:

一片蓝色的海,一个美丽的小岛,一座美丽的岛上小屋。

解说词:

积蓄了亿万个能量,拼命向前!从生命孕育开始,从呆在妈妈肚子里六个月有听力开始,不为终点,只为!

你,我,他,都奔向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不为别的,只为绽放!

除了绽放,同时,也为奔向那个淡蓝色的小点——爱琴岛诊所。

到达目的地之前,不讨论终极意义。

女士们,先生们,来我这里就诊。

条件有限,我这只是诊所,只是诊所!你说假话,NO!不要来我诊所!

这只是我们彼此坦诚聊天的地方,不是天堂不是地狱!诊所热线电话:520-507520520520507。

于是,很多人每年蜂拥而至,到达这个美丽的海岛度假疗养,当然也有来看病的。

2219年9月12日,夏夜,海边。

起风了,海岛城度假的人三三两两的在环海公路上漫步,女游客的披纱在风中优美的飘飞。

一个二十多岁骑行的男子,吹着口哨,每天都骑行在这环岛公路上,男子上穿格子夹克,下穿运裤,有些不伦不类,戴一个红黄蓝三色安全帽,卷卷的金黄头发从帽尾露出来。

骑行男子可没时间看漂亮的女游客纱巾飘飞。

散步的游客也不会在意一个骑行的人,因为路上总会碰到这样骑行的人。

外地人难得理会骑行的人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区分清楚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时间久了,骑行的人感觉游客也是如此,游客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区分如此清楚,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骑行男子叫圣埃克•麦斯汉声,他努力地蹬着单车。希望尽快赶到自己工作的地方,他所关心的是自己的诊所,自己的病人。

而来海岛度假的游客们走走停停,时而驻足眺望大海,时而又漫步行走。

旅游的客人倒不像侯鸟一样,夏天飞来,冬天飞走,这海岛一年四季都有客人来度假。

路边的海岛夜店小吃热闹非凡,很多夜店因游客而繁华。

海边的房子都是石头砌成,外墙饰以海贝等元素,房子上挂着各种招牌,海岛上的居民多以开民宿为主。

夜也有回家的时候,夜回家了,天就亮了。

天是亮了,一家挂着“爱琴岛诊所”的牌子很特别,大白天的,没有营业,门是关着的。

岛上的人们也习以为常来了,这家叫“爱琴岛诊所”的白天如果开着的话,反而不正常了。

这所诊所的主人就是骑行的人一一圣埃克·麦斯汉声。

现龄二十六岁的圣埃克•麦斯汉声大学爱情婚姻咨询专业毕业后找了很久的工作,一直没公司或者单位肯收留自己。

天天家里蹲的麦斯汉声病了,有病得治啊,可是能吃饭能睡觉别人他说好好的不是病啊,麦斯汉声觉得这的确就是一件糟糕的事!

懒癌患者吗?好像又不是,就是不想出去工作而已,就想一直窝在家里,这是心理疾病吗?

在女朋友的建议下,麦斯汉声看了诊所心理医生后,好了!这一好不打紧,麦斯汉声开始好好研究这门学问,直接由病人转换为医生。

医生一句话拯救了麦斯汉声:最好的救赎就是去努力工作,救治和自己先前生同样病的或者不同病的人。

两年前。

麦斯汉声两年前没有任何工作,衣食住行全靠父母接济,直到父母脸色越来越难看,于是麦斯汉声搬出父母家,和同样专业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女友在海岛上开了这家诊所。

这么一个小岛,开一个诊所到是很合适,但是白天不经营,让人觉得怪怪的。

更奇怪的是每年在他们的诊所看病的人不少,他们曾经也换过几个地方,但是生意总是不如意。

于是,搬回这里。后来,干脆就不搬了,就在这里开诊所。

这诊所非一般医疗救援,更多的是灵魂救赎。

麦斯汉声开这诊所,一是救赎自己那颗不安的灵魂,二是救赎他人。

麦斯汉声常看着这海岸线上的夹竹桃发呆。

夏天,海岛环行公路边的夹竹桃生命力顽强,枝叶很茂盛,花开得红彤彤的,不久后,也许树枝上会颗粒饱满吧!

有诗云:芳姿劲节本来同,绿荫红妆一样浓。我若化龙君作浪,信知何处不相逢。

但是,麦斯汉声的未来能如夹竹桃吗?

每隔一周,总是见着麦斯汉声扛着单车,下了大轮渡,然后沿着这满是夹竹桃的海岸线骑行。

回家过周末的圣埃克•麦斯汉声要早一点赶到诊所上班。因为只有自己到了,女朋友威廉•考逸娜才可以换班休息。

圣埃克•麦斯汉声和女朋友威廉•考逸娜仿佛是两条永不交汇的铁轨。

一个上班,另一个得赶紧回去照顾威廉•考逸娜的疯癫的母亲。

否则,岛上的街头一定多一个不穿衣服的疯婆子。

万幸的是考逸娜有一个好心人的好邻居威廉·马尔克森,他会帮考逸娜照看她母亲到考逸娜下班为止或者麦斯汉声下班为止。

因为威廉•考逸娜家托付照管的邻居是一名渔夫,得每天晚上七点前送海鲜到夜市出售。

麦斯汉声的诊所极为简单。

这是只有一个单间的诊所,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前是一粉色的布帘,无药柜,档案柜倒有三个,柜里排列着很多整整齐齐的蓝色咨询档案夹。

“亲爱的麦麦,你来了?”威廉•考逸娜打了一个哈欠道。

“是的,亲爱的豆芽,你还好吧?”圣埃克•麦斯汉声对女朋友考逸娜关心地问道。

“亲爱的麦麦,托你的福,我很好!”威廉•考逸娜又打了一个哈欠道。

“喔,预约的客人都预约好了吗?”麦斯汉声又问。

“啊⋯哈,预约好了。”考逸娜又接连打着哈欠道。

“亲爱的豆芽,你都累成这样,甭骑单车了,你坐小岛巴士回吧!”麦斯汉声担心地道。

“不,我的麦麦,我能省一个铜子儿是一个铜子儿。”考逸娜强打精神道。

“唉,好吧,单车在门口。小心骑,亲爱的豆芽!”拥抱着考逸娜,麦斯汉声轻轻地在即将离去的考逸娜耳边说道。

“我会的,我亲爱的麦麦。”考兔娜拍拍麦斯汉声的后背道。

然后,麦斯汉声看着工作一夜的考逸娜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向诊所的门口。

考逸娜离开后,麦斯汉声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麦斯汉声拉开挡在办公桌前的粉色的布帘,麦斯汉声先给自己冲了一杯浓咖啡,开始整理病人档案。

麦斯汉声一边看考逸娜昨晚上的病人资料,一边等来诊所咨询的新病人。

这些病人都是从千里万里远的地方来到这个小岛疗养,看病。

夜里八点至十一点,是面对面的咨询交流时间。

除了一对一的当面咨询,还有深夜永不消逝的电波。

深夜咨询热线必须一直在线,持续到天亮。

每天,一到晚上十一点,就要不停地接听各地打来的咨询电话。

无电话时,麦斯汉声认真仔细地翻阅着考逸娜记录病人的档案。

看着,看着,麦斯汉声自己一句惊叹的话语打破自家诊所沉寂!

“咦,这么严重啊?”麦斯汉声突然眉头紧锁,自言自语道。

愁眉紧锁的麦斯汉声看着考逸娜写的工整的笔录,麦斯汉声端着咖啡杯的手不自觉地发抖。

第201901号病人:1.姓名:贝蒂丹蒂斯,性别:女。2.年龄:二十八岁。3.婚史:已婚。4.主要病情:产后产生严重抑郁症,总是提不起任何兴趣呆在家做任何家务事情,产生妄想症。

麦斯汉声认真地从一卷宗接着一个卷宗地看。

因为毕竟是两个年轻人在做咨询工作,麦斯汉声觉得必须把每一个病人的病情都熟悉于心,咨询时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麦斯汉声看累了,就靠着办公桌稍微休息一下;饿了就去隔壁买点东西充饥。

然后又开始埋头工作。

麦斯汉声刚刚看完一卷病人的卷宗,一个戴着蓝白口罩的三十多岁的烫着卷头发的“女子”轻轻地敲了敲门。

“女士,请进。”麦斯汉声礼貌地对进来咨询的人说。

“嘘,先生,请您暂别叫我女士好不好?”咨询者发出一个明显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麦斯汉声一听,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因为自己的病人什么情况都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