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秀爷渡劫失败后 星际 GV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Mary

更新时间:2020-06-23 12:11:36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秀爷渡劫失败后 星际 GV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Mary 连载中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一蓁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容熔,容徽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老祖渡劫失败之后》的小说,是作者一蓁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容徽退婚之事声势浩大,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天音宗赔礼道歉,颜面尽失,卞旭的名声一落千丈。 很快,修仙界便传出容徽渡劫失败境...展开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免费试读

容徽退婚之事声势浩大,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天音宗赔礼道歉,颜面尽失,卞旭的名声一落千丈。

很快,修仙界便传出容徽渡劫失败境界跌落至筑基境,丑陋无颜的容貌被劫雷劈成罗刹,吓死数百剑灵派弟子传言。

虽然剑灵派海纳百川,除常年闭关的掌门沈书简之外,容徽是唯一的出窍期大能。

当年天音宗舔着脸和容徽攀关系之时,宗门只有一个出窍境老祖宗撑门面。

天音宗高调宣布容徽和卞旭结亲后,才堪堪保住岌岌可危的宗门势力,不被旁的仙门吞并。

天音宗逢人便夸容徽天资卓绝,年纪不过百便是出窍期大能,可谓前无古人,乃不世出的天才。

这些年天音宗接二连三有修士冲破瓶颈成出窍境大能,一扫阴霾。

天音宗对这段门不当户不对的姻亲改了口风。

卞旭为宗门忍辱负,容徽仗势欺人。

好话歹话都让天音宗道尽。

容徽的风评九转直下。

思及如此,容徽微感伤神。

早知如此,便不该压得太过分,导致分身不是行事低调,简直是委曲求全。

“自五长老渡劫失败后,她好似换了一人,从前那般宠溺风姑娘,竟然为一个男人与生死之交断绝关系,太过分了!”

“也许真如风姑娘所言,五长怕自己嫁不出去才抓住天音宗少主不放,一番操作猛如虎,到头来自己身败名裂。”

剑灵派修心,将就随心所欲,没大没小是常态,弟子偶尔会议论各峰长老,

风轻轻容貌出尘,修为亦是出类拔萃在弟子中颇有名声,这些人难免为其抱不平。

卞旭更是修仙界大名鼎鼎的修二代。

虽然两百岁方结丹,深厚的家族底蕴让他成为无数女修的梦中情郎。

容徽拎着王石分给她的灵石从大殿出来,便听到其门下弟子的窃窃私语。

容徽悄无声息落到两名弟子,冷淡的睨了他们一眼,“想去陪风轻轻?”

剑灵派尽人皆知,容徽长老正在气头上,让她们去陪风轻轻便是逐出师门之意。

“弟子不敢!”两人吓得花容失色,战战兢兢行礼道:“请长老责罚。”

容徽冷袖一扫,弟子瞬间仓换逃窜。

剑灵派的弟子都这么想,整个修仙界这么看她的人肯定不少。

容徽看着吓得魂不附体的弟子,顺手折了一片富贵竹的叶子当做法器飞回缥缈峰。

王石掌管剑灵山财权,他地盘上什么事物都与钱沾点关系。

主峰叫虔来峰,后院的竹林都是富贵竹。

容徽足尖刚落地,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便从竹屋里迎出来。

来人唇红齿白,眉间带着三分忧郁,他见着戴帷帽的容徽,行礼道:“师父。”

容徽见到容熔,心情将至冰点,陈年旧事浮上心头。

——

容徽的本体一生有三个弟子,她昨夜查看分身名下弟子花名册时,发现两个都是分身收过的!

容徽为避免分身在异界夭折,她的本体给每一个分身留下四张渡劫期修为凝结成的令牌做保命符。

三百年前的这道分身,将四张保命符给了两个个徒弟和风轻轻,自己却身死道消,连记忆都残缺不全。

容徽的本体也因为这几张保命符,又收了他们一次。

孽缘在三百年前分身上扎了根,又去祸害三百年后的本体。

——

容徽感慨,她这道分身绝了,简直是人渣收集器。

不仅负责收集,还负责将所有逆徒全数打包送至三百年后,让她本体再次接手。

前有抢未婚夫婿的闺蜜。

后来三百年后囚禁本体,乱|伦背|德,妄图将本体收入后宫的男弟子容熔。

麻烦一个接一个的来。

这几日容徽脑海中总是浮现无数奇言怪语。

她猜测应该是渡劫失败后本体受损,受分身影响所致。

容徽睨着容熔冷声道:“何事。”

如冰如霜的寒意从师父嘴里吐出,容熔背脊一寒,茫然道:“弟子云游海外惊闻师门大变便匆匆归来,听闻师父将风姑娘逐出师门弟子百般不解,故而请师父告知真相。”

风轻轻容貌资质出类拔萃。

容熔与风轻轻朝夕相处,心中暗生情愫,他喜欢与强者为伍。

容熔本打算云游回来便向风轻轻提亲。

未曾想遭逢惊变,风轻轻和师公瓜田李下做出此等丑事。

容熔苦酒入喉心作痛,坚定认定卞旭花言巧语哄骗风轻轻。

“风姑娘一时糊涂,请师父深思熟虑!”容熔苦涩道:“风姑娘与师父姐妹情深,她秉性纯良定是受卞旭的蛊惑才闯下大祸。”

容熔说得情深意切,从头到尾为风轻轻辩解,半分不提容徽的屈辱和尴尬,沉浸在失去心上人的痛苦与自责中难以自拔。

容徽面无表情的坐在石阶上听容熔的深情厚谊,脑海中浮现一段记忆。

——

分身消弭的数月后。

已大乘期修为横扫修仙界的容徽在死人堆里发现握着缥缈幻府令牌的容熔,便将其带回缥缈幻府。

三百年的时间洗练,容熔已经是元婴修士。

容徽的本体费了半身修为替容熔重塑碎成靥粉的元婴。

用尽天材地宝养了数十年才让他重塑根基,而后收他为徒,让他再登仙途。

有大乘期修士的保驾护航,容熔修行之路顺风顺水,一遇麻烦便用“召唤师父”神术,为他拿下仙器宝器不计其数。

加之容熔得天道眷顾一路冲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直逼大乘期。

容徽的本体还未来得及恭贺徒弟,便被暗算晕厥。

再醒来时,容徽的本体被容熔囚禁在洞府中施以魅术蛊惑,妄图与她双修突破渡劫期瓶颈。

幸好本体的师弟来得及时,废了容熔的修为。

容熔死里逃生不知去向,直到容徽飞升失败也未曾见过他。

倒是他那十多个红粉知己打上缥缈幻府找麻烦,被本体全部送去投胎。

——

“此子于情事上优柔寡断,得陇望蜀难成大器,尽管天资卓绝却心术不正,恐生反骨。”

师弟担忧的劝谏声在容徽耳边回响不绝。

她当初一意孤行收了几个拿着缥缈幻府令牌的逆徒,导致心绪不定,最终难以飞升。

修无情杀戮剑最忌讳多情。

容徽看着尚在金丹修为的容熔,旧事涌上心头,心中怒气翻涌疾言厉色道:“此事已成定局,你再多言逐出师门!”

容熔此时还未对自己做什么,容徽找不到理由杀他。

容熔心头一跳。

他不知哪句话惹恼了师父,让她勃然大怒。

难不成真的如传言那般,师父心系卞旭然后妒忌风姑娘花容月貌,采取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之法,让风姑娘声名狼藉?

“师父,风姑娘...”

容徽冷眼一横,提起门口的仙音花冷声道:“即日起,缥缈峰再无大弟子容熔!”

霎时间,灵剑派炸了锅。

弟子纷纷前往缥缈峰一探究竟。

容熔惊得说不出话,他愣愣的望着容徽,直觉得眼前一黑,耳朵嗡嗡作响。

师父真的将他逐出师门了!

就因为他给风轻轻求情?!

师父嫉妒心这么重?

容徽放下仙音花,“还不滚?”

容徽尖利的目光令容熔身体僵直,隔着帷帽他都能感受到那股寒意,不带一丝温度。

师父这回是认真的。

容熔目光呆滞:“师父...”

容徽充耳不闻。

既然重生到三百年前,这几个逆徒早日逐出师门,免得后世麻烦。

容徽望向大惊失色的剑灵派弟子们,一字一句重复。

忽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容熔见到来人眼睛一亮。

师父最器重二师弟,若他替自己求情,师父定会回心转意!

容熔心中大喜。

下一刻,容徽的话便将他希望的火种浇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