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暗香盈满袖》暗香盈袖全文阅读 别扭受 暗香盈满袖Twink

更新时间:2020-04-22 16:07:17

《暗香盈满袖》暗香盈袖全文阅读 别扭受 暗香盈满袖Twink 连载中

《暗香盈满袖》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梓陌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凌白,曹禹

《暗香盈满袖》为梓陌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四具尸体皆为女性,年纪大概在碧玉年华。目前仵作所验的三具尸体其中,只有一具已经成亲破瓜。另外三具尸体的发现出也皆不相同,且没有...展开

《暗香盈满袖》免费试读

“四具尸体皆为女性,年纪大概在碧玉年华。目前仵作所验的三具尸体其中,只有一具已经成亲破瓜。另外三具尸体的发现出也皆不相同,且没有任何规律。”

“那死亡的时间呢?近日官府中就没有收到有女子走失的消息?”

“并无,为了确定死亡时间死否有差别,我们选择的都是同一个仵作,断然不可能有太大发差距。但每一个死亡的时间皆不同。”

“走,去看另外两具尸体。”

马车车轮咕噜噜地转着,时不时传来几阵闲人话语,催人入眠。凌白单手倚着车窗,头靠在手上,一点,一点。

车停了,凌白悠悠转醒,右手抬起,轻柔惺忪的睡眼:“到了?”

声音依旧清脆,但却不像之前那明媚。略微低沉,带着一丝朦胧的睡意,好似懒懒地从鼻腔中发出。

“大人,到了。”

凌白撩开帘子,走下马车。

“大人。”一人把一块麻布递给凌白。

冰室虽然能保存尸体,但是里面的气味自然不会有多好闻,而那麻布上有许多种的气味,虽说初闻熏人,但总比尸臭为好得多。

“无需。”凌白挥手遣退那人。

他并非不知道冰室中的气味,但是气味有些时候能包含许多东西,而那些东西有时候会是极其重要的线索。

那人好似才想起凌白的规矩,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帮着他们带路。

走了一会儿,他打开地上的一个木板,下面的恶臭味就涌了出来。

几人强忍着反胃的感觉看向了凌白。凌白自然也感觉到了那些炽热的目光,微微挑眉:“准备好下去了么?”

凌白是这桩案子的主捕快,他们的一切行动主要是看凌白的安排。不过现在凌白都这么问,于是一个个也只好带着视死如归的精神,踏入去冰室的台阶。

等真正到了冰室,众人才发现之前的气味简直不算什么。即使是抹了东西的麻布也不能阻挡尸臭钻入他们的鼻腔。

凌白走向离他最近的那一个尸体边仔细看着。

“重新去问过京城最近的人口失踪问题,主要把注意力放在重要官员或者富商家的女婢上面。”凌白扯了扯一具女尸的袖子。

一个捕快和旁边的人说着,但旁边那人却问:“为何凌捕快能确认死者生前可能是官员或富商家的婢嫔?”也许是因为带着的麻布捂着口鼻,声音有些不清,凌白过了会儿才回答道:“衣裳。”

“她们衣裳的料子不算太好,但也绝不算差,而且朴素的很。试问哪个姑娘家的不愿意自己穿的华丽些,而要去穿颜色单调的衣裳?”

那人用心记下,然后看着凌白的脸,眼中带着些许疑惑。

凌白又仔细看了半个时辰,但实在找不出什么线索,也之好作罢。

负责协助凌白调查案件的捕快仵作,已经坐在了义庄大堂,细细分析着现已所知为数不多的线索。

唯有凌白觉得刚刚冰室中有些许奇异,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一旁的木桌。随着手指的动作,鼻尖仿若有些许香气萦绕。

“把所有女尸的外衣拿来!现在!”

众人虽是不明所以,但也不疑有他,立刻遣了人去拿衣服。

半柱香之后,大堂中平摊着四件衣裳,颜色大小各不相同。本来应该带着恶臭的衣裳,竟然散发着丝丝缕缕幽香。

“给我备一件女子的襦裙,把那襦裙和这四件衣裳放在一个房间内,务必要让那裙子染上这股幽香。来个人把她们生前走过的大致路线报给我。”凌白道。

其他人若是现在还不知道凌白的意图,那么他们也不用继续当捕快了,于是也各管各的忙碌起来。

“凌大人您接下来要去哪儿?”待凌白坐上马车,马车车夫问道。

凌白掩唇轻笑,声音不复刚刚的果断凌厉:“自然是去京城啊,之前我可还没逛完。现没我的事,自然是要去逛逛的了。”

就这样,凌白在京城清闲了两日,第三日天还蒙蒙亮,他所住的客栈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吧。”凌白懒洋洋地声音传出。

来者是一个青年捕快,名为曹禹。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

曹禹的话该没说完,就看见凌白乌黑的发散在白色的薄被之上,雪白的中衣微敞,露出半个香肩,懒懒地倚在床上。

凌白的肌肤极好,白若雪,看不见一点毛孔。

“属……属下先下去了!大人更衣完属下再进来!”

随后就听见“砰”的一声。门被毫不怜惜地砸上了。

“哈哈……哈哈哈……”

就在曹禹在门口忏悔的时候,屋内传来阵阵清冷的笑声。不是他原先听过的女声,而是男声。想必那就是凌白真正的声线了。

“好了,进来吧。”再一次从屋内传来的声音,已经是昨日他听见的女声了,清脆悦耳,宛若百灵鸟歌唱。

“说吧,你都打听来了些什么?”此时的凌白正看着梳妆台上的水粉发饰,似乎在思考今天盘一个什么样的发髻,画一个怎么样的妆容。

曹禹先是在心中默念两声罪过,然后才开口:“按照大人先前说的,属下去调查了每一个官员富商家的奴嫔,果真有人失踪。”

“哪几家的?”

“苏员外家有一奴嫔在旦月甘二失踪;何太史家有一奴嫔在旦月甘六失踪;另外两位皆是富商家的奴嫔,一位在旦月甘九失踪,一位在凉月初二失踪。失踪的方向分别于西北方,东北方,正西方,正北方。”

凌白梳妆完毕,移步到木桌旁,为自己泡了一壶茶,然后悠悠拿出昨日自己买的糕点吃了一口,嫌弃地敛黛:“生辰八字呢?”

“这也要么?”曹禹问道。

凌白小抿着茶水轻笑:“呵~不知道捕快大人觉得是否重要。”

听见凌白着般事不关己的模样,曹禹心中警铃大作:“属下这就去问来。”

凌白听后,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再来记得带上芳馨斋的糕点。”

正要出门的曹禹听到这句话,差点被门槛绊倒,踉跄两下,这才站稳:“是,属下知道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