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袭红袖暗香盈》一袭 在线阅读 一袭红袖暗香盈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2-18 04:07:11

《一袭红袖暗香盈》一袭 在线阅读 一袭红袖暗香盈女体化 连载中

《一袭红袖暗香盈》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艾落落分类:仙侠奇缘主角:那团,龙月

艾落落新书《一袭红袖暗香盈》由艾落落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那团,龙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乙女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悲凉,封存的记忆也跟着一起开启。眼前似乎又看见了那颗巨大的参天大树,银白色的枝干,银白色的树梢,银白色的枝...展开

《一袭红袖暗香盈》免费试读

乙女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悲凉,封存的记忆也跟着一起开启。眼前似乎又看见了那颗巨大的参天大树,银白色的枝干,银白色的树梢,银白色的枝叶,银白色的花朵。她记得它的名字叫“菩提”。

她和在场的几位长老一样原先不过是菩提树下一颗渺小的仙草,却机缘巧合在菩提树下慢慢滋养出了灵智。

菩提树生长到玄武一族宽广的土地上,一直是由两位仙人看管的。两位仙人一男一女,一人冷若冰霜,脸上永远只有一种表情,她唤他老龟,另一人阳光明媚,额间有一个红色的印记,他唤她蛇女。他们总是同时出现又同时离开,形影不离。

那时的她还只是有了灵智,身体只是一颗鲜红的仙草,蛇女在菩提树下修炼时总会不经意地拨弄拨弄一旁的她,嘴角上扬,额间的红色印记与她鲜红的身体交相辉映,格外清晰,而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再后来又经过几百年的修炼她们得以修炼成人形,正因为如此,老龟和蛇女才终于注意到了她们。老龟认为她们的存在是逆天改命的存在,所以要对她们赶尽杀绝,而蛇女却认为她们既然有如此造诣应该顺应天命,两人为了此事大吵了一架,老龟不顾蛇女阻拦一场大火烧尽了那片土地,那种恐惧那种绝望对她们来说至今刻骨铭心。

本以为她们会在那场大火中化为灰烬,可是她们中还是有极少数人侥幸活了下来,等她们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之中,面前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没有菩提树的滋养,却有一片茂密的森林。

后来她们发现这里是完全封闭的,没有出口,除了一片黑雾不可靠近,一旦靠近就是灰飞烟灭。那片黑雾阻绝她们的同时也变成了她们天然的屏障。除此以外这里竟然是一片福泽之地,对他们的修炼有着极好的效果,她们都是经过菩提树滋养的,虽说刚能化为人形不久,但老龟和蛇女时常在菩提树下交流切磋,耳濡目染下也多少有了一些悟性。而且她们种下的种子在这里也要比在外界生长的快的多,于是她们就在这里隐居了起来,隔绝了与外界的接触,经过几百年的时间逐渐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王国炽火族。

但是她们永远不会忘记那场大火,炽火族因此命名。乙女看着下面的三人,他们本是无辜的,可将他们留下,也不过是想活着。若是放他们出去,让老龟知道她们还活着,难道不会赶尽杀绝吗?

见乙女陷入沉思,龙月上前一步说道:“请女王陛下放心,我本就是为寻我未婚妻才误入此处,我龙月以东海龙宫太子的名誉在此发誓,我们三人绝不会将这里的所见所闻告知外界。请女王陛下放心。”

当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子骞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一旁的凤媱身上,心中隐隐流过一丝酸涩,凤媱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看向他,那一瞬间,她在他那双黑玉一般明亮的眼睛中似乎看到一个人的身影,那深情的目光似曾相识,心中的狐疑一闪而过,她轻轻地朝他笑了笑,那一刻她似乎在子骞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李治深情的目光,但是这怎么可能呢,李治是龙月在凡间的身份,她会觉得似曾相识不过是因为他是小嗷啊,在凤鸾岭的那几年她和小嗷日夜相对,会觉得熟悉很正常,而且小嗷和龙月的眼睛是一样的。

“东海龙宫?我炽火族从来不知什么东海龙宫,你起誓又有何用?”乙女轻蔑一笑,她心中已下了决定,这几人是绝不能放他们离开的,这可是关乎炽火族生死存亡的事。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想要将我们留下还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个暴戾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虎战神用力一扯,原本坚韧无比的鬼藤瞬间裂开,白虎战神瞬间挣脱了束缚,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狼狈,一旁的红衣女子中,原本手持木剑的红衣女子手中的那柄木剑颤了颤,然后毫无预兆的应声而裂,足以说明刚才的冲击力有多大,完全不是她能招架住的。

原本白虎战神和龙月就商量好了故意被抓住她们的,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的去搜索,那么让她们主动带他们进来就显得简单多了,身为天界的白虎战神,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若是几根小小的鬼藤就想束缚住他那他这个战神之名可就显得浪得虚名了,何况对手还是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与此同时,乘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白虎战神飞升一跃,擒贼先擒王,手中一翻,一把银色的长枪已握在手中,凌厉的刀光直逼最高处的乙女。

乙女又岂会知道面对的是如此厉害的角色,炽火族向来都是与世无争,根本不需要战斗,她修炼的也不过是低级的法术而已,又如何能招架得住身经百战的白虎战神的攻势,眼看那银色的长枪就要刺过来,而她竟来不及反应。

“母亲!”突然一个瘦小的身影冲了过来,用身体挡在了乙女的跟前,乙女心头一凛,本能的将突然冲过来的女雏紧紧护在怀里。女雏身后的子墨手中的虚无还未发动,那张隐藏在黑暗中的冷漠的面庞上已经出现了一丝惊恐,白虎战神的速度极快,眼看那银色长枪就要将母女两人刺穿。

电光火石间一道凤鸣从天而降,金光四射,无形的压力从乙女的位置向外扩散,白虎战神一惊,周身金光护体,两股金光融汇在一起,合二为一,即使白虎战神反应再迅速还是被震了出去,喉间一涩,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监兵神君,多年不见,真是好不威风。”

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响起,一个暗红色锦衣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乙女和女雏的身旁,挺拔的身躯,刚毅的面庞,狭长的双眼慵懒地看着白虎战神,看到他,白虎战神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在他的感知中对方的内力沉稳而内敛,他竟探查不到一分,他果然还是恢复了。

“火烈,果然是你!”擦去嘴角的血迹,白虎战神故作镇静地说道。

“是我又如何?”虽然他的话语里没有一丝情绪,但是那双眼睛已变得通红,胆敢伤害他的女人和女儿他又岂会善罢甘休?他微微勾起嘴角,一抹嗜血的微笑在他嘴角慢慢浮现,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火烈的手中已缓缓升起一团火焰,如一朵妖艳的花朵乍现。

冰汗从白虎战神的额头慢慢滴落,看着那团鲜红的火焰,他清楚以他的能力又岂是全盛时期的火烈的对手?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看到那团火焰,乙女抱着女雏和在场的各位长老自动散开,骨髓里的恐惧让她们不敢接近那危险的存在。子骞也不禁皱起了眉,火焰也是他惧怕的。

他是毁天灭地的火凤凰,此刻所有人的生死不过在他一念之间。

“舅父勿怒。这是我的师父,为寻我而来。”关键时刻,凤媱上前一步拦在了白虎战神和火烈的中间,或许是因为血脉的关系,她能感觉到火烈平静外表下的不满。

火烈顿了顿,看着凤媱他的不满好像平静了很多,或许是因为那来自血脉的呼唤,那团在他掌心呼之欲出的火焰慢慢变小,突然他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角落,一股隐晦的气息正隐藏在那里,手中的火焰再次变大了一些,他淡淡地扯了扯嘴角,说道:“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啊。”

与此同时,手中的火球已被他抛了出去,朝大殿的角落飞快的飞去,在靠近墙体的时候那火球却突然停顿了,稳稳停在了空中,凤媱也终于注意那股熟悉的气息,心中闪过一丝激荡,那股气息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停留在空中的火球在一阵银光之中爆裂,消散,尘埃洒净,众人呆泄的同时,一个黑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身黑衣,温文儒雅,眉宇间透着至高无上的尊贵,他从容淡定,并未因刚才产生的破坏沾染一丝尘埃。

“父帝。”凤媱轻轻地唤一声,当看到天帝的那一刻,她心中长久以来的不甘和委屈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他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明他其实是关心她的?

可是,天帝却依旧是那个天帝,他的视线永远不愿在凤媱的身上停留一刻,而是盯着另一处,凤媱心中有一丝迷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天帝那双危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火烈,带着滔天的怒火。凤媱心中恍然,原来天帝并不是来寻她的。

那深入骨髓的恨意一点点侵蚀着天帝的理智,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恢复了,而他又岂会容忍他的存在?他和他必然只能有一个活下去,那凌冽的恨意带着汹涌澎湃的外力附着在他的周身,一股青色的冷光带着强大的威压散发而出,众人不禁深感不适,一些实力不济的红衣女子已被振飞,白虎战神和凤媱等人勉强支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