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厢红线》一厢情深无归处 健气受 一厢红线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2-09 16:08:33

《一厢红线》一厢情深无归处 健气受 一厢红线LOLI控 连载中

《一厢红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爱与愿违分类:架空主角:覃正良,林英

经典小说《一厢红线》由爱与愿违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覃正良,林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爹,你回来了!”覃嘉楠走至父亲面前问候道。覃梦清则是奔到父亲跟前嚷道:“爹爹,这么久不见,女儿想死你了”。覃正良打量着自己的这...展开

《一厢红线》免费试读

“爹,你回来了!”覃嘉楠走至父亲面前问候道。覃梦清则是奔到父亲跟前嚷道:“爹爹,这么久不见,女儿想死你了”。覃正良打量着自己的这对儿女,儿子是越发的俊俏了,女儿也是越发的漂亮,两个都是心肝宝贝来着。两年的时光啊,他的白头发又不知添了多少,纵使在外头是铁面严师,可在家里覃正良却是个慈父,一个懂得爱国的人,肯定也同样的爱着自己的家。

随后就有圣上那边派来的人过来传话了,这样子办事,才叫效率嘛。一干人俱是拂衣下跪,行礼领旨。赵氏宣读道:“奉天呈运,皇帝召曰:此次征讨匈奴,覃将军不负天下人所望,大获全胜凯旋而归,为巩固魏国江山立下汗马功劳。一将有心,家国太平,百姓安居,盛世在望。特此官加一品,封为魏国大将军,另赐良田千顷,无极锦千匹,丝绸红绡千段,青瓷百件,金玉如意各十对。明日辰时于昭阳殿举行加勋大典,届时望覃氏携重要家眷前往参加,不得有误,钦此!”覃正良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道:“谢主龙恩,卑职感激不尽!”然后退至一边去了。

“好好干,覃将军可是个少有的大将之才,咱魏国要是能多些像你这么样的英豪之士。那咱们圣上‘历纪长久,本支百世’的梦想,就不是什么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赵氏向覃正良说道,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努力下去。覃正良是一等一的功臣兼忠臣,恪尽职守一心为国效力,而他这么样的一个人做人却很低调很有原则,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的功劳。

待赵氏走后,覃正良把儿子叫到跟前,笑问道:“小子,在家可有好好地练功,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偷懒?快让爹看下你现在进展如何。”于是扯过身边的一柄青剑丢了过去。覃嘉楠精明地一个转身,伸出双手恰恰地把那柄剑持在了手中,这动作可真是帅呆了酷毙了。覃正良自己也挑了支长矛,踏地而起纵身跃到了亭院中去了。他虽是白发森然,却满脸英气,壮志凌云。

兵器交合,锵铿有声。几个回合下来,仍是伯仲难分,不过父亲是久经沙场之人,在这方面占些优势。待到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覃嘉楠的弱势便显现出来了。覃正良点到为止,语重心长地道:“作战呢,讲究的是排兵布阵,得细水长流,要把长远的东西全部都给计划好了,估计到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并做出相应的预防措施。不能把所有的力气都一次性用完,要留有回旋的余地,这们才能够有机会反击,不然的话只能够捉襟见肘坐以待毙,会越来越陷入到被动的地位难以翻身。”覃嘉楠向父亲笑了一下,那笑容甚是好看,道:“爹说的是,孩儿记在心上了。”

此时覃母也已走到这边来了,覃嘉楠和覃梦清识趣的都推脱说有事先走一步。“正良,回来了!”柳佳惠笑说道。覃正良亦是满心欢喜地点点头,道:“夫人安好?我都没能好好地陪在你身边,让夫人受委屈了。”柳佳惠摇了摇头,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国哪来的家。夫君是魏国的重臣,要照顾魏国这个大家,才能有我们这样小家的昌平安乐日子可过。”覃正良打内心里笑道:“夫人可真是个有思想的人,总是这么体贴入微,能有你这样的夫人,可真是我覃正良一生的福气。”他们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典范,两人在一起从来没有争吵过。

两人各自坐下,柳佳惠说道:“楠儿身边新进了一个丫头,我看着倒是蛮喜欢的,楠儿也没有拒绝。你知道的,这孩子就是这么怪,多年以前就要给他房里添丫头的,他堂堂一个覃家的少主,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那岂不是太荒唐了。哪家的少爷不是丫头小厮的一箩筐,偏生他什么都要自己来做。我每次给他选的女孩子,他连看也没看,就直接叫嚷着要打发她们走,真是劳心哪。前几天,不知道哪里来了个林英姑娘,落在了楠儿院里的树上。因着楠儿说要天上真能掉下个女人来,他才肯往房里放个丫头进去,这不现在就是这位姑娘帮忙着我照看他呢。”

“天下竟有这等奇事?我覃某人还是头一次听说。”不过夫人的话又是不得不信的。这不覃将军想要看看那丫头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儿子如此倔的人改变这么久以来的想法。二老来至覃嘉楠落座的南明苑,嘉楠此刻出去了,只剩林英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看上去这女孩子倒还灵巧,模样也长得挺好,也知道轻重。柳佳惠对其甚是满意,问道:“你觉得怎样?”覃正良叹了口气,说道:“好倒是好,她是哪里人?”柳佳惠回道:“听她自己说是什么上海来的,夫君你见多识广,可曾知道上海在哪里?”覃正良摇摇头,心下却想着她来这里的意图。

上海?这个地方没听说过,不过应该离海比较近,这丫头会不会是吴国派来的底细,想要从覃府得到魏国的消息。覃家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天下,掌握着许多国家重要机密,她肯定是想暗中向吴国传递及时讯号。否则平白无故地,一个女儿家的,怎么会落在儿子院里的树上,为何又不落在别处呢。而且长得如此漂亮,还穿得如此少,听夫人说那天她穿的衣服很短,手臂和大腿全露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是有预谋的么,想要以美色来引诱我家楠儿。呵呵,有我覃正良在,你的如意小算盘打得再响也没有用。一定要拆穿此女的阴谋,千万不能够让儿子迷上她!

林英一心地浇花,没成想面前忽然多出了两个人,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敬道:“林英见过夫人!”说话间,覃正良一直在观察她面部表情的变化。伪装的倒挺好,看来此女的沉浮极深,不可小看她的能力。吴国果真大有人才在,连女子都这么明智机敏,更何况是那些个还未浮出水面的。覃正良倒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就凭她休想知道任何关于魏国的军事机密。

她转回去再把桶里的水打满,刚提到牡丹花圃前,而覃正良却一跃而起,踢掉了她手上的水桶,双手掐住她拎着在身边绕了个三百六十度飞速旋转。动作迅速只在瞬间,吓得林英惨叫不迭,柳佳惠疼惜地道:“正良,你这是做什么呢?快些放她下来!”覃正良收手把她给安安稳稳地放到了地上。林英还处在飞速旋转的状态中,一时间竟像是喝醉酒般的,身体摇晃得厉害。此时覃正楠恰巧进来,她就这样跌进了少主的怀里。等清醒过来之后,立马嗖地起身,拍了拍衣服,说道:“对不起呀,少主,我不是故意的。”覃嘉楠没有说话,他知道她并非是有意如此。

覃正良走到她跟前,一脸严肃地道:“你不会一点武功,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亦或是谁送你进来的,你有同伙在,是不是?”他刚刚是有意要试探一下的,结果确是此女不通武学,不懂功术。看来她也只是一棵棋子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还藏在更加阴暗的地方。林英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话听起来简直莫名其妙,她回道:“老头,别以为你老就可以以老卖老了。告诉你吧,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这个鬼地方的,我要回上海去。同伙?什么同伙,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贼么?再说了,你家值钱的东西真的挺多的,自我来之后有丢失过什么么?”

真有意思,一个小小的不知名的丫头,她居然敢顶撞当朝大将军,还说这么些不中听的话。不过覃正良并没有生气,他是个很有礼节的人,不像其它的将军一般鲁莽和蛮不讲理。他再次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谁派你来的?上海在哪里?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林英一一地答道:“本姑娘从上海而来,没有谁指派我,上海在中国,我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来到这里,所以到了这里也不是为了什么。我想回去,不想呆在这里。”覃正良拍掌道:“趁早走的好些,否则你要真有不轨之图的话,我会亲手将你杀了的,不许在我面前演戏,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

“天,以为自己很聪明的人是你自己吧,我林英是真的不知道自个怎么会到这里的,现在想要回去都回去不了了。”她说道。覃嘉楠暗自笑了下,不过那笑容只是霎时的,一刹那便没有了,谁也看不到。她是这里第一个敢驳父亲话的人,父亲亦是第一次被自家府里的人数落得处处皆不是。要知道,在整个覃府,覃正良才是最大的主子,而她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墨茗一旁送来了茶水,端至二人面前,道:“将军,夫人,喝茶,这是昨儿刚来的新茶,少主都还没喝过的呢。”两人笑了笑,接过葛木托盘里的两盏茶。柳佳惠说道:“墨茗这小子不错,对楠儿可是照顾有加,做事也让人放心。”覃正良也知道墨茗向来忠心侍主,于是解了贴身的一串珠子,亲自递到墨茗手上,拍拍他的肩说道:“楠儿身边多亏有了你,你倒是个精明的小子,事事为楠儿着想着。我匆匆来也没带什么,先把这串玛瑙珠子赏给你吧,回头我再叫人给你送些东西过来。”墨茗笑道:“多谢将军,不过有这个珠子就够了,赏不在多,达意即可。”

覃正良深深地感叹了一番,道:“覃府里难得有你这样人品的人。”他这话似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