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扮猪吃老虎是什么意思 冰山攻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2-08 04:03:14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扮猪吃老虎是什么意思 冰山攻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同人女 连载中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莯林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紫嫣,林庆宇

经典小说《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由莯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嫣,林庆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话说林煞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精神。 不得不说,那个老头给的药真的厉害,虽然他没给粮食。 林煞考虑了好几天,自从上次林羽...展开

《扮猪吃老虎:王妃哪里逃》免费试读

话说林煞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精神。

不得不说,那个老头给的药真的厉害,虽然他没给粮食。

林煞考虑了好几天,自从上次林羽和林雯雯闹过后,在没有人打扰她们的生活。

今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难得的好天气。

林煞在家翻箱倒柜,扯出一件又一件的破衣服。

不是缺了袖子,就是断了袍子,没一件是完整的。

林煞不由皱眉问:“紫嫣,我就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紫嫣扭扭捏捏半响,才道:“我们没在冬天冻死,已经是万幸了。”

话至此,林煞自是清楚,她的死活没人关心,爱她的林庆宇除了偶尔给些银两外,自不会注意这等小事。

林煞不由得垂下头,这些薄的烂的根本没法过冬的衣衫,以前的林煞和紫嫣到底是怎么度过每一个寒冷的冬天?之前的林煞又是如何面带微笑说着让林庆宇放心的话语?

心头有些重,林煞鼓起一丝微笑,对紫嫣挤眼道:“我出府一趟,你好好看家哦。”

从墙根翻出去,是街角。

对于林煞来说,简直就是完美。

以前在电视上看古装剧,那琉璃砖瓦,那青木石板,那人头攒动,真是一片盛景。

结果,林煞走了一路,除了地板是大大的石头铺成外,其余全部是低矮草屋,前几天下的暴雨赞成一条小溪流,石头中间沉下去的部分小溪流蜿蜿蜒蜒的流淌着。

偶尔路过几个人,不是老弱,就是病残。

不是黑脸抱娃娃的妇人,就是手拿破碗头发上全是虱子的乞丐。

巷子里弥漫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她不免停下脚步,高墙内的可是当今右丞相,怎么可能墙外是如此不堪?

林煞想不通,只好继续走。

沿途昏昏欲睡的乞丐看人影走过,抬起眼皮,看一眼林煞后,复又合上眼,一动不动。

林煞走的不急不缓,走到巷子出口,她大大的松一口气。

这里,简直比贫民窟还贫民窟。

走到街口,终于看到她想看的了。

人头虽然不攒动,砖瓦自然不琉璃,但也不是很差。

林煞新奇的走在街上,望着路边摊贩呦呵着吸引行人,行人胳膊上不是挎着竹篮就是挑着扁担,竹篮和扁担上铺盖一张碎花布,似乎在告诉人们碎花布下有让人垂涎的好东西。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应有尽有。

林煞久违的脸上露出微笑。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惊吓一出接一出,小命在阎王爷那里也走了几个来回。

她左看右看,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拦住一位大姐,笑道:“大姐,请问姚新路怎么走啊?”

大姐一身黑袍装扮,脸上的皱纹足以和刚出生的婴儿相比。

她用一双浑浊的眼神上下肆意打量她。

林煞有些别扭。

可是脸上的笑始终保持,片刻,大姐终于开口,只不过她一把抓住林煞的胳膊,大声喊:“闺女呀,你这是怎么了?连娘都不认识了?我的好闺女呀,你这是疯了吗?”说罢大哭起来。

林煞被这突如其来的认亲吓了一大跳,中年大姐一口一个我的闺女呀,我的儿呀,我的祖宗呀你这是怎么了之类的话。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嘈杂声此起彼伏,这孩子穿成这样,一看就是受了不少苦,大妹子,你快把你闺女带回家好好照顾啊;

大姐呀,这孩子现在都不说话,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快别哭了,让孩子仔细想想,是在哪儿受的虐待,快去报官要紧;

对对,现在就去报官,让那些人不得好死,把这么小的孩子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简直是禽兽;

那位大姐更是肆无忌惮的又是拍她肩,又是摸她脸,一副亲娘遇到亲闺女的神情。

林煞这才反应过来,卧槽,感情一出门就遇到古代贩卖人口的了!

林煞内心一万只***奔过,老天你这是不玩儿死我不罢休啊,就这运气,绝对能中彩票!

眼前的人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她离家出走被人陷害的可怜母亲形象已经树立,周围一群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菩萨心肠的围观者个个天使下凡,个个正义凛然。

林煞稳住心神,大大的眼睛转了又转,长舒一口气后,猛然挣脱人贩的魔抓,跑向另一个胖乎乎的妇女,双手一抓就开始摇,连哭带嚎:“娘啊,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这几天过的好可怜啊,那些人打我,骂我,欺负我,不给我吃饭,不给我喝水,还强迫我……,啊!”

林煞扯着嗓子大声哭叫,手上青筋暴起,五指死死的掐住那胖胖的妇女,本就瘦弱的只剩骨头的她,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胖女人被掐的喊不出话来,疼的她龇牙咧嘴,只能拼尽全力挣脱林煞的双手。

那人贩一瞧,连忙过来连同别人要拉开林煞,人贩扯着林煞的胳膊也是往死了掐。

林煞疼的要命,一口牙直接咬在人贩手上,牙齿与骨头碰触,林煞感到牙齿有些震荡。

场面一片混乱,胖女人披头散发喊着让林煞放手,一边又大骂人贩蠢的像猪一样,不知道把女儿拉开等等等等。

林煞本就受了不少气,早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如今刚好给了她机会,披头散发不说了,浑身乱跑乱踩乱骂人,扯着嗓子咒骂人贩不是人,和胖妇女一块儿骂。

人贩呢,本以为能拉个瘦不拉几不认识路的白痴,结果瘦不拉几的人力气大的吓人,被这么多人拽着还能跑能跳能喊叫,又是挥着胳膊抽她脸又是张嘴咬她手,而且每次咬,都能让人贩心动。

林煞玩儿的兴起,脸上不知道被人贩还是胖女人或者是拉架的划了几道血痕。

突然,一股强有力的劲力将林煞从人群中心拽了出去,林煞身体没站稳就被人拉着狂奔。

饶了几道巷子,终于在角落停了下来。

林煞气喘吁吁地弯腰休息,额头上身上就连手心全都是汗水。

身边那人也有些微喘,只不过比林煞强多了。

“三小姐,你怎么出来了?”

一句低沉的‘三小姐’三个字,让林煞打了个哆嗦,抬头望去,原来是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