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石姻缘》金石为开的上一句是什么 小顶 金石姻缘强受

更新时间:2020-02-04 04:07:29

《金石姻缘》金石为开的上一句是什么 小顶 金石姻缘强受 连载中

《金石姻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楼阴缺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巫凡,凤挚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石姻缘》是楼阴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巫凡,凤挚,书中主要讲述了: 凌Chun送她下楼,没有出言阻止,到了门口,侧身,施礼,“主人,你不留,我不劝你留;你让我成为富甲一方之人,我也会照做,可是,你好歹...展开

《金石姻缘》免费试读

凌Chun送她下楼,没有出言阻止,到了门口,侧身,施礼,“主人,你不留,我不劝你留;你让我成为富甲一方之人,我也会照做,可是,你好歹告诉我你姓氏名谁,我日后也好寻找。”

月幽兰望着客栈不远处的凤挚的马车,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我,做不了自己,我没有自由,与我有牵扯,会为你带来灾祸的,好好保护你自己和妹妹吧,把我当成路人,忘了我吧。”

月幽兰缓步走向马车,上车,坐在凤挚对面,沉稳说道,“送我去玉家那个别院吧,我就住那里,你们没事别去我那里。”

“不行。”巫凡说道。

“绝对不行。”凤挚也说。

“玉瑶琳怀孕了,宁达不在她身边,国师大人知道你们的一切,躲避有什么用。”月幽兰说道,“不是还有三年吗?三年很短,但也可以做很多事,至少,我可以救出他们夫妻,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债,既然他们因我而被抓,那么只有我现身,跟国师大人见见面,谈谈条件,才有可能就得了他们。”

“他们是父子,巫凡会想办法,是不是,巫凡?”凤挚嗓音仍然是那么柔和,但是,却多了那么一点压迫与强制。

“是,我会想办法,我绝对不能让你也搭进去。”巫凡一甩鞭子,马拉着车奔跑起来。

“你有什么办法?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国师大人掌控之中,不然,玉瑶琳不会出事,你们要是再明里暗里跟国师大人较劲,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尤其是三皇子,好不容易活下来,好不容易到了今日,好不容易得到了月家的暗中支持,因为我,这一切又都化为泡影,值得吗?”月幽兰冷静得有些吓人,“或者,幻尘公子,你是怕我对你父神不利?我虽然讨厌做幽兰仙子,更不想做你的继母,但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伤害国师大人。”

“这天底下有谁能伤害得了国师大人?”凤挚说道,“巫凡担心的不是这个,巫凡担心的是你真的做他继母。”

车子猛然停了下来,月幽兰与凤挚差点被抛出车外。月幽兰扒着车沿儿,抬头,见一个白衣白发男子站在车前,男子手里拿着一封书信。

男子手摊开,书信便向巫凡平平飞了过来,巫凡伸手接住。

“国师大人说你离开幻天殿很久了,希望你回幻天殿一趟。”那男人恭敬对巫凡躬身行礼,然后飘然离去。

月幽兰隐隐觉得周围有种暗香浮动。

那香味如此特殊,不俗不媚,清新淡雅,好似某种兰花的味道。是那白衣男子身上发出的吗?

“幻天殿的男子还熏香?”月幽兰撇嘴,“还用兰花香。”

巫凡扭头,淡淡说道,“那是服用药物所致,幻天殿的男子常年需服用父神赐下的仙药,仙药可使他们身轻体健,容颜不老。”

“你父神呢?靠什么长生不老?你呢?也吃这种药?为什么你身上没有那种香气?”月幽兰翕动几下鼻子。

巫凡突然笑了,“你这鼻子倒是灵,一般人可闻不出的,三皇子,你与那些人也呆了好几年,闻到他们身上的香味了吗?”

“没有,刚才也没有。”凤挚说道,“我正奇怪,哪里有香味?”

“瑶花也能闻到。”巫凡低声说了句。

“什么?”凤挚愣了一下,“我没听清。”

“没什么。”巫凡打开书信,看了几眼,然后将书信塞进袖中,“父神让我回幻天殿,我就回去,你先带她去月家见月幽隐,告诉月家玉瑶琳出事了。”

巫凡说完,跳下了车,月幽兰想说什么,凤挚一拉她,“别说了,他不会同意你冒险的。”

“你们各有各打算,可是我却是一头雾水啊,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就非得去月家呢?”月幽兰有些无奈,望着凤挚。

凤挚有些尴尬,月幽兰突然觉得他有些滑稽,因为她发现凤挚正盯着那匹马,月幽兰环顾四周,“你的随从呢?”

“先回王府了。”凤挚为难说道,“我不会赶车。”

“我来。”月幽兰说道,“我看宁达赶车,看巫凡赶车,看凌Chun赶车,早就学会了,你替我抱会儿雪貂。”

她的学习能力极强,赶车有何难。

马果然很听话,但是她不认识路啊,没办法,凤挚也坐在车外,为她指着方向。

没走多久,凤挚的脸色发白,月幽兰注意到了,“怎么啦?有人又要害你?”

“嗯,可能是。”凤挚点头,“两旁屋顶都有人。”

“你不是说在凤凰城没人敢害你吗?”月幽兰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凤挚回到车内,一边抱过雪貂,“平躺着,把住车子,我要加速了。”

月幽兰拿着马鞭子狠狠扎了一下马的臀部,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狂奔起来,月幽兰撕心裂肺高呼,“马惊了,都闪开啊,死伤不赔啊。”

她可不认为两旁屋顶的人是来杀凤挚的,杀凤挚何必在光天化日之下,何必在天子脚下!

怎么如此巧,巫凡刚刚离开,就有人跟踪?来人定是巫神所派。

巫凡,真的想不到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马惊,屋顶之人现了身,跟着马狂奔,有几次要攀上马车,却都被月幽兰的马鞭子所阻,摔得狼狈万分,身轻体健?也不见得!

月幽兰正得意,一人从天而降,落在马身上,勒住了马缰绳,车子骤然停住,惯性使然,月幽兰一下子被抛了出去,她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形,但那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她无法掌控自己,眼看着就要重重落在地上,这时,一人风一般飘到她身边,伸出了双臂,将她带入怀中。

那人黑发黑眸,眸光温柔,薄唇带笑,面容年轻俊秀,见她傻傻盯着他,微微摇头叹息,“痴儿,如此胡闹,不要命了吗?”

那语气,如同宠溺女儿,如同宠溺爱侣。

月幽兰的心都酥麻起来,她闭眼,再睁眼,闭眼,再睁眼,她心中恼恨自己怎么如此不争气,浑身一点气力好像都被抽走,她病了吗?傻了吗?

“欧阳轩,是你吗?你来这里,是找我来的吗?”月幽兰的手探向了抱着她的男人。

那人秀气的眉毛挑起,“欧阳轩?与本座很像?”

“你也跟着我来到凤国吗?你是怎么来的?”月幽兰心中乱作一团,她又期盼眼前之人就是欧阳轩,欧阳轩不会害她,定会设法让她返回现代的,她又怕眼前之人是欧阳轩,欧阳轩若是巫神,会不会是残害那些少女的恶魔?

“大胆,你可知……父神!”巫凡的声音打破了这种魔咒。

月幽兰猛然清醒,她挣扎,那人放开了她。

月幽兰在巫凡的瞪视下,跪下,垂头,“凡女,凡女宁悦拜见国师大人。”

“宁悦?宁静喜悦,正如本座此时心情。”巫神微笑着,“起来吧,听说你是宁达的妹子,你哥哥现在幻天殿当差,非常想念你,你可要随本座去幻天殿?”

巫神的目光瞥向了抱着雪貂的巫凡,亲切和蔼,哪里有一丝威胁,但就是让月幽兰从心底里生出寒意,想起了玉瑶琳,想起了玉瑶花,让她忍不住打起冷战。

她不能怕,她必须直面巫神,眼前的巫神或许与欧阳轩没有任何关系,她必须抛开对欧阳轩的情感,巫神不过是与欧阳轩长得相似而已,就如同她长得像玉瑶花。她要冷静,要耐心,要机智勇敢,她须救出玉瑶琳和宁达。

“好啊,我也很想念我哥哥和嫂子,我在仙人山落了崖,和他们分开了,脱险后就一路追了来,三皇子他们正帮我找他们呢。”月幽兰盈盈拜谢,“打扰国师大人了。”

巫凡欲上前,但是被凤挚伸脚绊了一下,巫凡一下子摔在了巫神面前,雪貂趁机跳到了月幽兰的臂弯间。

月幽兰心中有些酸涩,依巫凡的武功修为,怎么会摔得这样难看,他的心神乱了。他心中,对玉瑶花的情感,真的投注到她身上了吗?她被巫神发现带走,让他如此失态吗?

“凡儿,你连日奔波,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你能将父神所托,放在心上,寻得兰花簪,并将宁悦姑娘带回京城,父神深感欣慰。”巫神俯下身子,将巫凡扶起。

也没见巫神做什么动作,就见巫凡的衣衫剌剌作响,如同被大风吹,沾染上的灰尘便随风飘散了,只是,巫凡身子有些抖,脸色苍白。

“走吧,宁悦姑娘。”巫神身子飘了起来,而月幽兰感觉一股吸力,将自己裹挟,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巫神轻揽着坐在了巫神的肩舆之上。

月幽兰心头大骇,大庭广众,巫神毫不避讳,这是要对凤国人展现对她的志在必得吗?

月幽兰恍然间,看见了抬肩舆的宁达,她大叫一声,“姐夫,姐夫!”

宁达明明听见了,但看她的目光却如同看陌生人,不,事实上,是当她不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国师大人,我姐夫为什么不跟我说话?”月幽兰推开了巫神的手臂,“还有,我姐夫他怎么会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