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魅影传说 总裁小说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YD

更新时间:2020-01-31 16:11:11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魅影传说 总裁小说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YD 已完结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

来源:作者:美男不胜收分类:总裁主角:尔沫,温岚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由网络作家美男不胜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尔沫,温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风!你知道吗,临别那天我还有很多的话想跟你说,我憋了整整七年,我本来以为今天终于可以亲口告诉你了。可惜你已经不需要了!没有我你过...展开

《魅影坏男:假装狠爱你》免费试读

风!你知道吗,临别那天我还有很多的话想跟你说,我憋了整整七年,我本来以为今天终于可以亲口告诉你了。可惜你已经不需要了!没有我你过得很好!忘记我,你依然那么潇洒!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我就是多余的!

上帝,怎么会这样?

对了,你刚才不是祈求过,只要风还活着,哪怕他把自己遗忘了?

想到这里,尔沫的心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抬起头看着被厚厚云层遮蔽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谢谢你,让我知道风还活着!”尔沫自嘲的笑了,“他活得很好!这不就是我多年来的心愿吗?”

冰凉的小手慢慢的擦去了自己的眼泪,尔沫扶着粗壮的树干慢慢的站直了身子。

“从今以后,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你要站在远远地角落守着他、祝福他。”

这是怎样一种悲哀!深爱的人啊,你能体会吗?碎成粉末的心已经随着风变成一缕尘埃,久久的萦绕在你的身边,从此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

精神恍惚的尔沫就像灵魂出窍的身躯,游荡在深深的林海中不能自拔!

吐吐的发动机声惊扰了公园里安静的林荫,黑色的摩托绕着旋木一圈圈的转!

温岚十分的焦虑,他演杂技般的站起了身子,高难度的用两只手撑着把手,四处观望!透明的眼罩里,一股焦躁如火般的蔓延!

怎么会没有人?!这不可能!犀利的温岚带着大大的钢盔,上身抢眼的白T恤,外套一件黑色蚕丝背心,同色的皮裤上装饰着闪闪发光的铆钉,格外的显眼。

就在他心焦如焚的时候,一辆绿色的出租车缓缓驶了进来,失落到极致的心陡然峰回路转!

一把白色的伞轻巧的撑了起来,一双红色高跟鞋踩着水花踏到了马路沿儿上,身着雪纺裙的女人趴在后备箱吃力的用一只手去拎自己的行礼。

就在女孩将一个棕色的LV旅行箱放在路边的时候,出租车竟然一脚油门的飞了!

“停车!我还有行李还在车上!”女孩子简直要疯了,我栾悦心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种亏!你这简直是明抢好不好!

嗖的一声,一股黑旋风打着旋的飞到了出租车面前,把司机吓了一跳,急急的踩了刹车!

“把行礼还给那女的!”好阴森的声音,虽然隔着窗户可是司机浑身打了个冷颤。

“信不信我把你的车废了!”话音刚落,砰!一声爆胎的巨响!

司机吓坏了!自己不过一时贪念,觉得这个女人挺有钱的样子,想顺手牵羊没想到这个天煞的竟然诡异的弄爆了自己的车胎。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玻璃眼罩中泛出一丝瘆人的光,刺的司机再次打了个寒颤,老老实实的打开了后备箱!

“过来,拿你的行礼!”温岚摘下了头罩,冲着站在路边发呆的栾悦心大喊了一声。

栾悦心懵懂的跑了过来,花洋伞轻轻的一抬。

世上竟然有这样锋芒的人!而且还这么年轻?他黑白分明的眼眸就像寒夜的流星,长长的眼睑好看的划着凤尾的弧度,高耸的鼻梁神秘又孤傲,微抿的双唇鬼魅的划出一瞥怪笑。

竟然不是沫沫?看清了伞下的一张脸,温岚的心简直要被冷风撕碎!自己不可能认错!不管经过了多少岁月,不过她经历了多少变化,沫沫的样子自己决计不会记错!刚才那种失而复得的兴奋瞬间被伞下无辜的面孔击得粉碎!

雨滴无情的打在了温岚飘逸的发丝上,冰凉的雨珠顺着他尖锐的下巴滑下,带着漏指皮手套的手指快速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将苦涩的味道一扫而净。

你竟然失约了?你知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沫沫,我一定会找到你!不管天涯海角!

好刻骨的一句话,字字句句透着这个男人的心!回过头,再次看了一眼旋木,他无意的瞥见了旁边的那条幽静的小路,呆呆的望了片刻,抬腿跨上摩托,毫不犹豫的发动引擎,飞驰而去!

“喂,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栾悦心的叫喊被吐吐的尾气瞬间吞没!

好传奇的男人!你都不屑于听我说一声“谢谢”!

雨中驰骋的他,就像草原上狂奔的狼!冷酷到极点,却在人心底深深的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栾悦心茫然的停在了雨中,痴迷的回味着他那一瞥之间的魅惑!

清晨的阳光深深的刺痛了尔沫的双眼,不想起床,昨天晚上自己失眠了,心事重重辗转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咣——咣——咣——!

一阵没由来的敲门声彻底粉碎了尔沫最后一丝睡意,穿着睡袍跑出卧房的尔沫看见了门口一群彪悍的男人正在围着自己的妈妈虎视眈眈。

“我说大婶,你们还没搬啊!”打头的男人带着一顶红色的安全帽,夸张的叫嚣着。

“对不起,能不能再宽限几天啊!”尔雨满脸的歉意,双手合十的乞求着。

“我们都宽限你整整一个月了!”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你们自己看看,整栋大楼除了你们家还有没有一户人家?你们整天住在这鬼楼里不慎得慌啊!”

男人说的没错,这栋楼上的居民全都搬走了,只有自己和妈妈仍旧住在这里,其实尔沫不是个胆大的姑娘,可是因为有妈妈在,自己从来没觉得住在这里有什么可怕,只要有妈妈在自己就觉得很安全、很安心。

“我们真的没有钱再去租房子,现在的房子都好贵,我们租不起!”尔雨被逼无奈说出了实情。

站在卧室门口的尔沫听了,狠狠的叩咬着自己的下唇。妈妈,你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原来我们一直不搬走是因为我们搬不起!我们都这么困难了,上周你竟然还给我钱要我去交学费!尔沫的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我们又不是福利院!你有困难找政府去啊!再说了,拆迁补偿费都发给你们了,那些钱呢?你都吃了?喝了?”男人开始动气了,嗓门越来越高!

“我们压根就没有收到一分钱啊!”尔雨着急的辩解,可是对方压根没有心情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