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浊向恶而战》清浊祛毒丸 穿越文 清浊向恶而战玻璃

更新时间:2020-01-25 12:10:13

《清浊向恶而战》清浊祛毒丸 穿越文 清浊向恶而战玻璃 连载中

《清浊向恶而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武红妆分类:灵异主角:秦子航,宗超

《清浊向恶而战》作者:武红妆,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秦子航,宗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人群中的施元君没有注意到杜亦卿的离开,但是他看到了叶樽明往后台走去的背影,“他去后台做什么?”施元君稍微一犹豫,决定跟过去看看。...展开

《清浊向恶而战》免费试读

人群中的施元君没有注意到杜亦卿的离开,但是他看到了叶樽明往后台走去的背影,“他去后台做什么?”施元君稍微一犹豫,决定跟过去看看。

她拨开人群,正准备跟过去,却被梁子拦了一下。

“元君小姐,”梁子还是很恭敬,“叶先生让我转告您,他还有点事,您和诚君哥不必等他了,晚上就按原计划来。”

这一耽搁的功夫,施元君已经看不见叶樽明走到哪里去了。

“果然有事。”看梁子这反映,施元君立刻就明白了,但是未必跟案子有关,她也不好意思多问,于是她对梁子说,“好啊,准备走呢,这不是想先找个厕所。”

梁子回答,“我就不打扰元君小姐了,我先回车上了。”

看着梁子走远,施元君把目光投向人群,她找了没有几秒钟,就发现杜亦卿不见了,也许可能还有其他人不见了,但是没关系,施元君心想,以杜亦卿的细致周到,他绝不会在身为客人的施元君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就独自离去。

引叶樽明离开的,一定是杜亦卿。

“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发呆,”秦子航走过来,冲她打招呼。

有感于施元君和施诚君刚才的力挽狂澜,秦子航对他二人十分有好感,施元君看他走过来,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她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对秦子航说。

“小师傅,我今天可能有点得罪了金斗灿,当然,得罪他,我是不怕的,不过你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能不能跟我讲讲金斗灿的事,让我也好防着他点。”

秦子航听见他说这话,有点为难,“金斗灿的事,学校命令不让我们胡乱说,而且其实我也确实不太知道,事情太久了,我那个时候才刚进学校,连拜师都没有拜。”

他说这个话倒也是真的,施元君也无心为难他,于是她善解人意的说,“那好那好,没有关系。但是有件事肯定不是秘密,我看网上都直说杜亦卿的夫人和那个宗超…”

施元君这是在诈秦子航,实际上,她对杜亦卿媳妇和宗超的事,完全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根据刚才宗超的话和众人的反应猜测了一二,于是她故意说一半留一半。

秦子航到底少年心性,心里想的立刻就表现在了脸上,他气愤的说,“这个不是什么秘密,听说师傅有段时间都劝杜师兄离婚,可也不知道大师兄怎么想的,可能在顾及师傅和师娘吧,哎。”

“宗超这个人,确实…”施元君说,“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我得小心着点。”

“嗯,姐你是得小心点,”秦子航压低声音,看了看四周,凑近施元君说,“我听说他会给女的下药,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和大师兄的媳妇勾搭上的。”

“啊!”施元君做出一副十分吃惊的表情,“居然有这种事,简直无法无天了,怎么没人管管吗?”

“管?哼,”秦子航更加气愤了,“没有证据,而且听说金斗灿上头有人,能保着宗超。”

这可真是新鲜了,施元君心想,这种事,如果是真的,还怕没有证据吗?

即便上头有人,也不可能在铁证如山面前公然包庇,更何况,宗超这样的小角色,金斗灿根本没必要花费心思去保他。

看来这里面还有故事啊。

施元君感激的对秦子航说,“我知道了,看来以后真要小心一点,你今晚要上台吗?”

“有一个小节目,”秦子航有点害羞的说,“师傅疼我,给了我一个露脸的机会,姐你们晚上会来看吗?”

“我还有事,”施元君笑着说,“但是叶先生会来的,你好好加油,给你师傅争光。”

施元君和施诚君走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见梁子和二丫头正坐在马路沿子上说话。

看到施元君他们走过来,两人立刻起立,向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梁子还是很恭敬,二丫头还是很畏缩。

“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施元君说,“什么时候认识的?”

“最近经常往这边跑,”梁子回答,“慢慢就熟悉了。”

“嗯,嗯。”二丫头随声附和。

“今天的晚会,二丫头会去看看吗?”每次看到二丫头一脸胆小的表情,施元君都会觉得有点心疼,忍不住跟他多说两句。

“不,不,不去,”二丫头磕磕巴巴的说,“值班,姐,姐,来吗?”

“我要回家团圆,就不过来了。”施元君难得温柔的回答,“你好好工作,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当施诚君驱车离开学校的时候,叶樽明这厢也正好迈着腿晃到了停车场,看见远去的车,他发了几秒钟的呆,随后坐进了车里,梁子刚要给他关上门的时候,他对二丫头说了一句,“今晚会见分晓,你准备准备吧。”

二丫头整理了一下衣衫,恭敬的对着关上的车门微微鞠了一躬,说到,“是,叶先生。”

“让白秘书把今天要用的礼物准备好,”叶樽明对梁子说,“去东郊大院。”

施元君没有直接回家,她让施诚君把她放在地铁站,自己搭地铁去了墓园。

施元君在墓园门口买了一束花,她有时候很怨恨自己的粗心大意,朋友一场,她甚至都不知道袁天熙喜欢什么花,于是她只好每次来,都买不同的花。

远远的,施元君就看见了墓碑前面站着的一个人。

施元君站到他的身后,舒守元侧侧头看了一眼施元君,没有说话,又回过身躯继续盯着墓碑,满眼的悲伤。

这其实都不算是一个墓碑,最多只能被称为衣冠冢,墓碑上却连名字都没有,只有一句话孤零零的刻在墓碑上。

夹缝生死。

这是袁天熙跟施元君说的最后一句话。

即使满腔的悲愤,却连真正的祭拜都做不到。

两个人对着一座空坟,静静的呆了很久。

舒守元抬起右手,轻轻在墓碑上擦拭了一下,施元君看见他右手食指上那小小的纹身,像一枚细小的针扎在了自己的心口。

舒守元放下手,平静的对施元君说,“姐,我饿了,我们回家吧。”

“好,”施元君伸手拂去他肩膀上落下的一片树叶,“我们先去吃日本生鱼,然后我们就回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