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树荫下 主角是紫鹏,都得的小说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1-25 08:05:44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树荫下 主角是紫鹏,都得的小说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完结版 连载中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

来源:作者:素锦年分类:青春主角:紫鹏,都得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是素锦年写的一本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树荫下消失的锦年》精彩章节节选: 思琪抬起眼,锦年出现在面前。她皱了皱眉头说:“你快点啊,这次被老师知道了看你怎么办。” “恩恩?不是吧。我两个逃课的就算知道了倒...展开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免费试读

思琪抬起眼,锦年出现在面前。她皱了皱眉头说:“你快点啊,这次被老师知道了看你怎么办。”

“恩恩?不是吧。我两个逃课的就算知道了倒霉的也是我们两个啊。”

“我可以说我肚子痛啊。在老师的眼里我可是好学生呢。”

“得了吧。还好学生呢。”

“你再不骑快点我就下车了啊。”

思琪在锦年的背后狠狠的掐了一下。

锦年突然的猛蹬一下,单车加快了速度,蓝色的格子衬衫飘扬起来,就像是夏日里泼洒的蓝墨。思琪被这突然的加速吓了一跳。

他总喜欢穿格子衣服,里面搭配着一件白色的汗衫,外面的格子衬衣的纽扣大开着可以看见里面衣服上的图画。

是一个头发凌乱的少年,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照得原因,瞳孔里闪烁迷茫的光。

结果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很迟了。思琪恶狠狠的瞪着锦年,锦年却一路吹着口哨很是悠闲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紫鹏足足在烈日下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要求锦年请吃中午的饭,三个才出了校门。

单车在大门上骑过去,学校的大铁门嗡嗡的响。

“中午我要吃好的。”紫鹏得意洋洋的说。

锦年一路没有说话拼命的按车铃铛,路上的人其实很少,很多人用一种打探稀有物种的眼神看着他。

一群正在啄食的麻雀听到声响从地面惊慌的飞走。

转眼间这学期快到尽头,暑假快要到来了。思琪只是觉得天气开始越来越热,知了的声音变得更加的繁华,长江的水被烈日日复一日的蒸发着,最近水位都降低了很多。

考试也近了。

这个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在加紧复习功课,大家都在题海里打拼着。只有他们几个,每天悠闲的出现在学校里,或者是大街上,还有就是网吧。

不过她想,反正下学期还是上高二,她现在很憧憬以后和锦年在一个班的日子。

而紫鹏就不是,他曾经是武校出来的学生中途转到了这个学校,对于他来说他成绩还落后了一大截。所以现在累的要死,每天都得面对着乏味的公式和拗口的英语单词。

全班48个人。

他倒数第二,锦年倒数第一。

可是他还是觉得他们俩生活在两个世界里。锦年有很扎实的文学功底。也很受老师的喜爱。

吃饭的时候紫鹏对锦年说快考试了,锦年却满不在乎。紫鹏问他怎么不复习,锦年不说话。

风扇呼呼的声音在头顶觉得越来越明亮,这让本来就很闷热的小吃摊子里更加炎热。

“锦年那个家伙是不想好的,你别和他学啊。”这个时候思琪开口说话了。

紫鹏瞪大了眼睛,说:“不会,我现在正在复习功课,考不好回家又遭殃。”

“对,锦年,你看看你,天天这么颓废,明天给我复习功课。”

锦年扒了两口饭,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锦年在你们班成绩怎么样啊。”

“我倒数第二,他倒数第一。”

“不是吧?”思琪来了兴致,“他考试多少分?”

“没超过三十分。”一直不说话的锦年这个时候说。

“我们班老师上课管不住我们。打牌的人都有。”

“那多好啊。”

“我给你说说我们班里那些有趣的事情啊。”

“好啊。”思琪的声音有些羡慕。

“老板,牛肉面。”正当饶有兴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落落的声音。

落落和一个男生走了进来。

落落闭上眼睛,脸上湿了一大片。

只是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放学的时候她还在想中午吃饭的时候锦年的表情。对于和她一起说笑的那个男生的存在,他一点也不在乎,哪怕她对着他说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

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啊。的确一点也不在乎。下课铃的声音都已经打过了好长时间了,教室里连打扫卫生的同学都已经走光了。落落不想回去,可是也不知道干什么。她只知道教室里很静就像她此时的心情,静的沉重,心情同样沉重。

她一个人走到外面,原来外面也是一样的。

天一点一点的暗下去,光线开始变得暗淡了,落落蹲在路边,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出来。当她抬头擦拭眼泪的时候看到了眼前的紫鹏。紫鹏马上笑了,朝落落递出一张纸巾,说了声:“把眼泪擦了。”转瞬变得很温和。

“你怎么了?干嘛哭啊?”

“没,没啊。我没有哭。”

“中午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我故意其他的。可是他根本不在乎。他只在乎别人。”这个时候眼泪开始流的更急。

“你是吃醋啦?其实锦年也不想伤害你的。”

“我不要听他的名字,我恨他。”

落落一下子捂住了嘴。心里想为什么会恨他呢?

房门打开的时候落落觉得很惊讶,紫鹏的家原来是那么有意思。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以前总觉得紫鹏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男生,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会叠那么多的千纸鹤,房间里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千纸鹤。

紫鹏站在房间光线照不到的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说:“这个是锦年的房间。一年前他住在这里。”顿了顿他从书柜里拿出一本日记本递给落落。

“这个是他写的东西。”

落落坐下来,翻开第一页,看了一会就看呆了。

那随风绽放的爱情会不会如同是水泥路面还没有干枯时烙印上的花,永远旋律而华丽。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笑容变成岁月里沧桑的梧桐叶,遗失在大地上变成腐烂的美好。

我出生在一个并不美满的家庭,有着一个漂亮的妈妈,恶毒而心狠的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小的我只会走路的时候,我看着爸爸背着沉重的箱子,消失在了旋律凄美的黄昏里。妈妈说,爸爸是去了上海,去当大老板。

儿时的记忆,就像是一副多彩可是手笔粗糙的图画,在那副图画里,我扮演着一个天真可是没有爷爷奶奶爱的孩童。依稀的只记得,那是的天空广阔而自由,那时有一个叫孤独的东西一直陪伴了我很久很久。直到我的十六岁。十六岁的时候,我终于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可是,妈妈在长时间生活在爷爷奶奶气中使她先天性的心脏病更加的严重,甚至有一天差点离我而去。其实获得自由又怎么样,我看着妈妈已经没有儿时那样的年轻,看着生命一点点的走上衰老,看着时光慢慢的枯萎。

那时候知道,原来生命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轻微。所以之后的日子,我慢慢的变的肆意而放纵,我想生命是用来消耗颓废的,当你的信仰没有了,那么你的生命也就没有了什么意义。我看到身边谁谁死了,哪个哪个死的很惨,没有了感觉,如果是以前我还会叹息生命的短暂和遗失,可是现在再也不回难过不会在乎了。记得有一次我们和朋友在车子上去学校的时候,看到公路上一具被卡车压岁的尸体,朋友都说我是一个无情的动物,没有丝毫的同情。十六岁的年代,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里何时才会出现那个信仰。

直到我上了高一,我在那个长满了香樟树浓郁的树荫的校园开始了我漫长而枯燥的三年的高中时光。在无数个日夜和无数个寂寞中,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但那个女孩只是我高中三年生活中一个匆匆的过客,当我快要得到她的温柔的时候,她便匆匆的离开了我投上了他人的怀抱。我捂着伤口,那一夜,彻底的将自己用酒精灌到麻醉。从此,我的生活就像是一只被渔夫遗失在沙滩上的鱼,没有水分没有希望,只能每天面对着烈日的阳光,慢慢的消耗着身体里残存的水分,当水分消耗了,自己的生命也就终于落幕。

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同时也是最伟大的蚀刻家,它在给与你痛苦的同时也会带给你温暖,然后在温暖的过后再将你身上的温暖无情的剥夺。如此的反复折磨你,直到你再也无心承受被它消磨致死。

十八岁,我爱上了琪琪。

琪琪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爱到心疼,爱到每晚都可以守侯她,不眠不休,爱到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自己,她就是我生命里最大的信仰。可是,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我每晚守在电脑的屏幕前,守在寂寞与思念的交接处,守在眼泪的洪流里,一遍一遍数着我的悲伤和孤独。

那天,她发信息问我,“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吗”,“嗯,不能了,请你原谅”。“我恨你,可是也爱你”。“祝福你,我会看着你幸福”

我恨你,可是也爱你。

祝福你,我会看着你幸福。

这样的句子,在我年轻的十八岁里,永远的留下了一道透明而温暖的伤痕。

就像是穿过了漫长的荆棘,所过之处,血流满身。

曾经的不珍惜却换来了现在后悔一辈子的遗憾,曾经的执着对于现在来说却是折磨自己的工具。我看着琪琪写的日志,看着那篇她写下的《空守承诺》心里一阵一阵的疼痛。原来最后我是最大的罪人,是我亲手毁掉了琪琪,毁掉了她一生灿烂的笑容。站在十九岁,站在青春转弯的地方,站在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罅隙,我终于泪流满面。眼前是曾经和琪琪在一起的快乐画面,心里是寒冬里坚厚的冰雪。

很就很久以前读到的一个句子,你笑一次,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可看你哭一次,我就难过了好几年。琪琪现在你还可以对我笑一次吗?

也许时间到了这里就会停止,也许生命到了这里就是真正的落寞。我远在国外的父母,我心疼的琪琪,我纯粹而清澈的悲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