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半世玄离不绝尘》半世锦鲤 章节在线试读 半世玄离不绝尘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1-25 08:05:26

《半世玄离不绝尘》半世锦鲤 章节在线试读 半世玄离不绝尘完结版 连载中

《半世玄离不绝尘》

来源:作者:通城小沫分类:豪门主角:慕玄,伏离

通城小沫新书《半世玄离不绝尘》由通城小沫所编写的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慕玄,伏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大军离开帝都整整七日,杳无音讯 午后,庭院深深,一汪清潭,潭上掩映的菊花,随风,晃动 合着一身红衣,慕玄侧坐于亭中的廊上,丝绸般...展开

《半世玄离不绝尘》免费试读

大军离开帝都整整七日,杳无音讯

午后,庭院深深,一汪清潭,潭上掩映的菊花,随风,晃动

合着一身红衣,慕玄侧坐于亭中的廊上,丝绸般的长发松松的泻了一肩,提袖,伸手掬水,无意的在水面上划来划去

“庆九,不下十几日,我便要出征,你要好生的照顾他们。”

“是,将军。”军人的口吻

“退下吧!”慕天仁的语气透着些许无奈,听上去似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只是凑巧路过父亲的书房,父亲的声音划过耳朵,硬生生的迈不开脚

庆九是谁?他们又是谁?

一定有故事!自己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陷入这样的回忆,直至另外一个声音传入耳朵

“小姐,小姐”

恩?侧目看向还娇喘嘘嘘的玄锦,手里捏着一封书信

微微一笑,接过玄锦手中的书信,轻轻启开,连撕开信封的行为都如此优雅

信上并无其他,只有四个字:安好,勿念

是大哥的笔迹

这样便好!!!!!

接近十月的北方,天已经渐渐变冷,大军行了七天,第八天抵达离国边城墨城,扎营,修筑功防

绿色旌旗在风中咧咧作响,绿色,东离的颜色

登上城楼,放眼望去,一片辽阔的草原,尽头的另外一端便是北赤了,大战在即,心,似有隐忧

心头还是拂不去很多事情,十七年了,早该忘的

十七年前,同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同样的绿色旗帜兀自出现在眼前,该来的总是来了,然后城破,国亡,恨之入骨

伸出双手,手掌的老茧摩挲着泛着轻微的触痛

“父帅。”慕卫自身后踏上城墙,刚刚进帐,未见父亲,想必是上了城楼,出帐,登墙,墙头,风冷冽的吹着,一人,寂寂而战,背影苍老

慕天仁略略回神,单手扶住城墙:“卫儿,怎么突然回来了?”

送你走,就是不希望你回到战场,如今,这都是天意么??

“父帅要北征,为什么不派人告诉我?”再也不是孩童时代见到的那个健壮的父亲了,面前的将帅脸上饱经风霜,布满岁月的指纹

他终究老了,自己再也不能骑在他背上,而自己终究长大了,可以放手了,可以接手了

终是,沉默

这一日碧空万里,是北方难得的好天气,慕天仁集合十万大军,交予慕卫,战,终于来临了

帝都,京城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们定是不知远方的战事,熙熙攘攘

唯有一处,至始至终都与尘世格格不入

“师父,这局棋走的如何?”

“铤而走险。”听不出语意,一如既往的平淡

并不是一般人会选择的方法,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位玄衣公子,即使五岁就跟着自己,终究还是看不透

机智过人,有时未必是好是,红尘俗世中怕是会累着吧

执黑子的手悬于半空,棋子从细长的眉眼前扫过,然后稳稳的落在白子的中央

原本平淡的脸上一抹讶异之色一闪而逝,这是常人都不会走的路数,多少年前,也只有一人这样走过,那个人,却已经做了古

双手合十:“徒儿,可信命?”

“不信。”斩钉截铁的回答,用的却是极近优雅的语气

“阿弥陀佛。”

不言其他,终究改变不了,多说无益

“师父”慧明站在屋外,“慕施主在大殿,说要拜见师父。”

清远看了看伏离,每次有人来,他定是会走的,这次又要破窗从后山离去了吧

“请进来吧!”清远抚了抚桌上的棋子

转身,伏离并未离去,而是安静的坐在刚才对弈的位置上,右手托腮,左手轻轻捏着一枚棋子,来回摩挲,若有所思

慕天仁的女儿!!

细长的眉眼,如雕刻一般的五官分明,薄薄的唇瓣轻抿,俊美绝伦,都说薄唇之人性凉薄

这十几日里,除了呆在家里便是来着苦竹斋,这似乎成了她唯一的爱好

远处,盈盈走来一位身着红衣的女子,墨色的长发清扬飘起,在身后炫舞飞扬,面如桃瓣,眼若秋波,盈盈而不媚俗

进屋,抬眼,两相惊艳

面前的男子,毫无顾忌的盯着自己,眼底一派坦荡,俊美的脸上一抹意犹未尽的微笑

面前的女子,以同样好奇的眼神盯着自己,不闪不必,反倒真诚,毫无矫作之意,莞尔点头致意

清远站在一处,两个绝代风华的人都面带微笑,却是说不出味道

“大师,慕玄前来叨扰,不想大师有贵客。”礼貌的语气,她向来有一套为人处事的方法,而且处理的游刃有余

今日是只身一人,只是无意便走到了这里,既来之则安之

“无妨,这是小徒。”

慕玄侧目看向已经起身的伏离,不是应该是和尚吗?

“在下伏离,今日此处相见,三生有幸。”温润如珠的口气,温暖坦诚的微笑

客套的话语,慕玄微微一笑:“伏公子言重,慕玄不敢当。”

“不知慕施主今日前来礼佛还是听禅?”

“今日,我便求签吧!”

从来不信命,许是心血来潮,慕玄不去多想,转身,预取了签卦

细长的手指握着装满签的竹筒,伸至面前,玄色的袖袍看不出衣服的材质

“多谢公子。”伸手,接过,晃了两晃,直至一根细长的竹签蹦出,落地,清脆的声响

只是三人均是面露讶异,铮铮的盯着同一处地方,地上,原本完好的竹签齐齐地断成两节

弯腰,拾起,看向清远:“不知大师可否解?”

清远接过两半竹片,本该是一只上上签,奈何却是断了,这该是得还是不得,自己都无法明说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开口说明,免得徒增烦恼

“阿弥陀佛,老衲解不得。”

慕玄抬起素净的脸庞:“无妨,我不够诚心。”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聪明的女子!!!伏离不自主的又盯着这张脸看了看。

直到一抹余晖斜斜的透过窗照进禅院内,房内的三个人才纷纷起身,桌上的棋局还是最初的样子,慕玄盯着它半响

这样的心思走棋,是该有怎样的胸襟与魄力,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是不用明说,这里的人都懂,却是谁也不道破

“快黑了,伏离送小姐回府吧!”本该疑问的语气,却是不容反驳的肯定

微微一笑,拒绝未免显得矫情,倒是生分了

“那就麻烦公子了。”

夕阳的余晖,斜斜,隐隐,婵婵,两人并肩而行,红衣似火,玄衣如墨。黑白分明的两条绸带随风飞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