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重生农妇当自强 叶逐月 直人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GAY吧

更新时间:2020-01-10 16:06:28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重生农妇当自强 叶逐月 直人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GAY吧 已完结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温润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冷寒,黎歌

独家完整版小说《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是温润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冷寒,黎歌,书中主要讲述了: 不知道? 冷寒可不相信他的话,这个人平日就尖嘴猴腮,满嘴胡话,还时不时在她面前说一些荤段子,没有踩到她的底线,她也就懒得搭理,可...展开

《守妻生财之农妇当自强》免费试读

不知道?

冷寒可不相信他的话,这个人平日就尖嘴猴腮,满嘴胡话,还时不时在她面前说一些荤段子,没有踩到她的底线,她也就懒得搭理,可一旦触到她的逆鳞,就别怪她不懂什么敬老,弄死他算一了百了,就怕把他弄个残废,痛苦一生。

“说不说?”冷寒说着,手上脚上同时使劲。

“我真不知道啊,是他们把你儿子哄走的,我,我……”

冷寒闻言,轻轻的松了松手,厉声呵斥道,“是谁?”

“朱老三他们,好像把你儿子带出聚鲜楼了!”

冷寒一听,松手就往聚鲜厨房四处找,问了好多人,都说被朱老三带出去了,慌乱的朝聚鲜楼外跑去,却和秦掌柜撞在一起,把秦掌柜撞翻倒在地,哎呦哎呦直叫唤,慢悠悠的爬起身,一边揉着身上的痛楚,一边说道,“姑NaiNai喂,你慢点,这急急忙忙的要去哪儿啊?”

“思锦被朱老三带出去了!”冷寒说着,径自出了聚鲜楼。

看着繁华的大街,冷寒却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思锦。就那么直直的站在聚鲜楼的大门口,慌乱大喊,“思锦……”

很多人闻声,都看向冷寒,就像看疯婆子一般。

就连聚鲜楼二楼,那正举着筷子的男子,闻声,也停顿了一下,搁下筷子,走到窗户口,看着楼下,大口喘气的冷寒。

问身边的人,“她怎么了?”

楚南浔站起身,走到窗户前,心咯噔了一下,“这是聚鲜楼的厨娘,思锦是她儿子,晋王,我下去看看!”

“去吧!”晋王李云锦说着,勾唇轻轻的笑了起来。

思锦,倒是一个好名字。

楚南浔点头,急急忙忙下了楼,出了聚鲜楼,走到冷寒身边,“怎么了?”

冷寒闻言,看着楚南浔,“思锦被朱老三哄出去了!”

“无碍,你先回去等着,我这就派人去找!”楚南浔说完,转身准备进入聚鲜楼。

冷寒却拉着楚南浔,“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不能没有思锦,帮我找回他,拜托!”

第一次,冷寒为了思锦放低了姿态。

不管什么时候,在楚南浔眼中,面前的妇人都是高傲的,看人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子傲气和冷意,疏离,他在她身上,见到了许多女子,从来不曾有的气质和骄傲。

他也是第一次,看见了她眼中,豪不掩藏的慌乱与哀求。

让人根本拒绝不了。

“嗯!”楚南浔点点头,看向拉住自己手臂的手,白皙,修长,却很瘦,“你可以先松开手吗?”

楚南浔有些懊恼,她来聚鲜楼快两个月了,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儿子叫思锦,她是思锦娘。

冷寒闻言,看向自己的手,然后慢慢的松开,缩回手,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看向楚南浔,“你的恩情,我会记在心里!”

帮过她的人,她都会记在心里。

楚南浔闻言,嗯了一声,准备进聚鲜楼,却见朱老三开开心心提着酒,提着几个油纸包欢欢喜喜的走回来,身边却没有思锦。

刚想开口询问,冷寒却快速闪到了朱老三身边,一把掐住朱老三的脖子,“思锦呢?”

“呵呵呵,大婶,你不要凶巴巴的嘛,咱们好歹也有些交情,你这么对我,我很难告诉你,你儿子被我弄哪里去了!”

“朱老三……”冷寒厉喝,随即呼出一口气,在他耳边咬牙切齿说道,“别以为你伪装了自己,我就不知道你是谁,黎歌,你到底说不说?”

冷寒说完,手越发用力。

这个朱老三,其实就是黎歌易容伪装的,他一来到聚鲜楼,冷寒就已经发现,每日都把思锦看的很紧,想着等那几个徒弟把菜肴全部学会,就带着思锦离开,却不想,还是被他寻到了机会。

黎歌倒是一愣,毕竟,他的伪装,在江湖上,也数一数二,呵呵一笑,“告诉你可以啊,你嫁给我,带着儿子嫁给我,我就把思锦还给你……”

“你错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冷寒说着,眼眸发出寒光,这抹寒光,黎歌不陌生,那一夜,闯入仓库的时候,就看见过一眼,如今青天白日看见,才发现,很刺眼。

“什么方法?”黎歌强自镇定的问。

“杀了你,我再去寻找我儿子!”冷寒说着,刚想动手,就见思锦浑身是血,站在远处,看着她哭。

用力一推,把黎歌推翻倒在地,冷寒快速跑到思锦身边,蹲在思锦面前,轻轻的伸出手,摸着思锦的脸,“思锦,是你吗?”

“娘,是我,朱老三趁我不注意,打晕了我,把我弄到破庙,还用绳子把我绑起来,我知道娘会担心,所以……”

后面的话,思锦没有说。

但是他身上的血,已经说明了一切。天知道他要挣断绳子跑回来,是多么的不容易。

冷寒紧紧把思锦抱入怀中,哽咽说道,“思锦,我们离开这里吧,找一个地方,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吧,好不好?”

思锦点点头,“娘,思锦听你的!”

冷寒牵着思锦,看向聚鲜楼,除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却没有了黎歌的身影,除了地上的酒坛子和那几个黄纸包。

楚南浔捡起黄纸包打开,看着里面的布料,又看了看冷寒。

“楚当家,我准备和思锦离开聚鲜楼,这段日子,给你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冷寒淡淡的说道。

去意已决。

楚南浔闻言,错愕不已,连忙挽留道,“思锦娘,这些都先别说了,你看思锦身上全是伤,咱们还是先给思锦上药吧,至于去留,咱们再详谈,如何?”

冷寒点点头,牵着思锦回了在聚鲜楼的屋子,给思锦上药,包扎伤口。

不管楚南浔怎么挽留,她离开的心,不容改变。

冷寒轻轻的给思锦擦拭伤口,上药,见思锦疼的眉头蹙起,心疼的问道,“疼吗?”

思锦一个劲的摇头,“不疼!”

因为他回来了,娘正在给他上药,所以不疼。如果他被绑在破庙,再也回不来,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