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的农场在沙漠》我的农场在沙漠起点 GAY吧 我的农场在沙漠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2 16:11:46

《我的农场在沙漠》我的农场在沙漠起点 GAY吧 我的农场在沙漠全文阅读 已完结

《我的农场在沙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南州十一郎分类:豪门主角:蔡鸿鸣,岑秋盈

新书《我的农场在沙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南州十一郎,主角蔡鸿鸣,岑秋盈,是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GL县长接到央视要过来采访的电话,心里是既高兴又忐忑。 高兴的是古浪又要上电视了,这无疑会给他的政绩记上一笔。 虽然采访的世界上第...展开

《我的农场在沙漠》免费试读

GL县长接到央视要过来采访的电话,心里是既高兴又忐忑。

高兴的是古浪又要上电视了,这无疑会给他的政绩记上一笔。

虽然采访的世界上第一大番薯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毕竟是长在古浪,那就离不K县领导的关怀鼓励和农科所技术人员的帮忙。

让他忐忑的是名声有时候就意味着麻烦,像以前那个戴名表的官员,那可是真正的一把手,就因为手腕上戴着的名贵手表被人发现人肉搜索,最后身陷囹圄,再出来估计是要很久以后了。

那时候出来除了等死,还有什么用?

县长想得头都快裂了,揉了揉眉头,不接受采访又不行,人家只是通报一下,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帮忙。

想了想,就让下面安排个人接待,一切按规矩类,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岑秋盈一行人不久后就来到古浪。他们浑不知因为他们的到来GL县长头疼了好几天。

他们在县招待所休息了一下,就在政府派来的接待人员的引路下往蔡鸿鸣家走去。

蔡鸿鸣已经提前接到央视要来采访的消息,所以今天哪也没去,就在家里等着。其实他并不怎样愿意让这些官方媒体来采访,又没钱挣,还要啰里吧嗦的说一大堆话,何苦来哉。不过能上国家电视台也不错,起码能在上面露露脸给大家看看,到时候大家看了肯定会“咦,那不是鸿鸣吗?”

不过他很怀疑现在年轻人还有几个看央视新闻的。

在店里呆了一会儿,央视的人就来了,还带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马。

蔡鸿鸣一看这样不行,连忙把他们带到后院去,要不然这些人非把他家诊所挤破不可。

后院里,两个超大的番薯已经摆了起来,旁边还摆了一些小番薯,说是小番薯,每个都在三四五六斤左右。镇上跟过来看热闹的人有些还没看过大番薯,看了不由惊呼出来。

岑秋盈先前虽然已经看过照片,但看到实物还是感到很吃惊。不由得伸手过去摸了摸,敲了敲,想看看眼前这东西是不是和南瓜一样里面是空心的。

“这番薯就是这里种的吗?”岑秋盈好奇的问道。

“不是,是在祁连山那边的村里。”

“哦,”岑秋盈深思了一下,既然这里不是种番薯的地方,那就没有呆的必要,当机立断道:“你能带我们去种番薯的地方看看吗?”

“当然可以,不过那地方有点远,去的话晚上未必能回来。”

“不要紧,我们开车去,回不来就在车上睡。”岑秋盈说道。

有些人觉得做记者很好,可以走遍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可以吃遍当地所有的美食,但很少有人知道做记者的背后艰辛。

有时候为了一条新闻,记者要蹲守几天,餐风露宿睡车子很正常。遇到刮风、下雨、下大雪、落冰雹的报道,被风吹雨打,冰雹砸到住院也是有的。

岑秋盈现在还记得入行前听一个前辈说,他朋友以前去采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极端天气,忽然就下起冰雹。他看到冰雹不是很大,就在冰雹中报道起来,没想到有一团夹杂着无数小冰雹的冰团从天而降,一下砸在他的头上,砸得他头破血流,直接进了医院。到现在那人想想,都还感到后怕。因为据说他被同事送走后,天上下的冰雹就变大了,从黄豆大变成乒乓球大。要是被那么大的冰雹从上面砸下来,估计脑袋就要开花,可以不用送医院,直接送火葬场了。

每一份职业都有它的好处和坏处,不可能将所有的好处都占去,而将坏处撇去。

蔡鸿鸣看岑秋盈坚持,也没说什么。反正卖烧烤的羊快没了,他也要去一趟祁连村。

只是现在去中午肯定要在那边吃,晚上也是,那边米饭和蔬菜倒是有,肉和鱼就没了,所以他就去市场采购了一下,免得到地方没东西招呼客人。买完东西,他就开着四轮摩托带着岑秋盈他们往祁连村而去。走的时候他还应岑秋盈的要求带上那两个大番薯,本来她还要带上一些小番薯,不过蔡鸿鸣说村里有,她也就没再说什么。

柏油沙漠公路,如同一条长蛇,高低起伏,往前延伸,仿佛没有尽头。公路两旁是漫漫黄沙,没有人烟,没有生机,一片死寂。

蔡鸿鸣开车在前面带路,开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喇叭声,转头一看,发现旁边有辆摩托车。仔细一看,是县里的熟人,就按喇叭打着招呼。那人摆摆手就开车走了。

没一会儿,后面又来了辆修车的,也是熟人。

那人示意他把车窗拉下。

当他拉下,那修车的家伙就说道:“鸟哥,咱们要不要比赛一下看看谁的车开得快。”

他的四轮摩托就是在他那里改的,他会傻到跟他比赛吗?于是,他就给他比了个中指。那人看了,也用力的回了一个,然后把车开到他前面,放了一屁股黑烟,扬长而去。

蔡鸿鸣看了,很文雅的问候了他妈妈,要不是在给央视记者带路,他非开上去狠狠的揍那小子一顿不可。

开车赶了半天路,到了一点多他们才到祁连村。此时八公他们已经吃过饭,蔡鸿鸣肚子饿得要命,也懒得用心做菜,就随便和福叔一起动手做了几道菜招待他们。

吃饱后休息一下,一行人就继续往种番薯的地方赶去。

蔡鸿鸣知道这些人是想晚上赶回去,毕竟在县里怎么说也要比在这漫漫黄沙中的村子好。

可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已经一点多,采访一下,最少也要到三四点,吃完饭天都快黑了,开车回去还要半天。他们是不知道沙漠上晚上的路有多吓人。一路黄沙,静得能听到心脏的跳动。偶尔风声沙沙,冷不丁跳出一两只发出绿光的野兽来能把人吓死。若是运气不好,在路上遇到车匪什么的,人死了被埋在沙漠里根本没人知道。他可不会傻着跟他们一起回去。

来到山上,岑秋盈看着种番薯的肥沃土地,对蔡鸿鸣问道:“这就是种出大番薯的地方吗?”

“嗯,”蔡鸿鸣点了点头。

岑秋盈左右看了一下,感觉这个地方不错,就说道;“蔡先生,我想在这里对你做个专访,不知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

岑秋盈见他同意,就问他家里有没有椅子桌子,拿出来摆一下,坐着采访比较好。

蔡鸿鸣手摆了摆说不用,然后就带着她来到木屋右手边的一处地方。那里有石桌石椅,本来还有个木亭,可惜因为木头柱子不错,被人拆去做房梁。只有这些石桌石椅太过笨重没人搬走。

岑秋盈来到地方,看到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茫茫沙漠戈壁,后面不远是青青绿林,旁边又是种出番薯的地和一个小木屋,景色不错。就点了点头,让工作人员开始准备。

就在这时,正准备摄像的摄像师忽然瞪着眼睛指着蔡鸿鸣后面叫道:“鹿...有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