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下载 女王受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Basher

更新时间:2019-11-08 12:24:22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下载 女王受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Basher 连载中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凝衾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白沉柯,司马紫

主角叫白沉柯,司马紫的小说是《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它的作者是凝衾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一章 “这是一幅古老的画,我是守护着这幅画的画灵,只要你与和订立了契约,你就是我的主人,我可以选择最近死亡的一名宿主让你进行重...展开

《仙家有画:神尊宠妃很霸气》免费试读

第一章

“这是一幅古老的画,我是守护着这幅画的画灵,只要你与和订立了契约,你就是我的主人,我可以选择最近死亡的一名宿主让你进行重生,并且,赐予你无上的能力。”

一幅古画飘在空中,神秘的男人声音从古画里飘了出来,而它的面前,站立着一个穿着香槟色礼服的少女。

司马紫芜动了动眼眸,有些零乱的头发随风飘着。她在这幅画里走了一个月,一个月前本是她和未婚夫白沉柯结婚的日子,可是她却阴错阳差看到白沉柯和他的学妹独孤潇潇背地嘿-咻,两个渣男贱女合伙把她掐死,死后一缕幽魂就莫名地进入了这个山水画里。

她以为这就是自己死后的宿命,没有想到,她还可以选择重生一次。

“我要重生,我要报仇!”

上辈子愚蠢,所以才瞎了眼睛,爱上了那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要不是自己的无知,爸爸不会被活活气死,爷爷也不会被人逼着跳楼,她司马一家也不会落得声败名裂的地步。

所以,她想要报仇的决心异常的坚定。

“很好。”

她的话音刚落,司马紫芜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座光亮的拱门。

与画里水墨色的背景色不同,拱门外是青山绿水,碧云蓝天。

司马紫芜摸了摸眼泪,迟疑了一下便走出了拱门。

光束消失,司马紫芜身上的香槟色礼服也变成了一件青蓝色的修士服。她微微蹙了蹙眉,这不是她的身体,她说想要报仇,可她似乎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想回去的地方是2015年的中国。”司马紫芜有些叹气,仇人还在外面逍遥,她又对付不了,这样的重生又有什么意义?

“你放心,等你有了足够的能力,你可以去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救任何你想救的人。“魅惑的男人声音从她的胳膊上传来,司马紫芜抬起手臂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臂上有一幅画的刺青。“动动你的右手无名指。”

按照指示,司马紫芜动了动无名指,右臂上的刺青消失,手里握着一幅空白的画卷。

“再动动中指,点一下旁边的石头。”

司马紫芜照着做了,原本放在旁边的青苔石安静地躺在空白的画卷里。

“这幅画是拥有无限大容量的古画空间,你可以将你看上的东西自由入画,同时,它还有一个功能,可以将你所画的假物变成实物。但你是五系灵根,难得的废柴体质,目前你的能力一天只能用两次,而且你画出来的东西存在的时间会很短,不过你放心,这样的能力会随着你的修为提升,但是切记,人不可随意入画,除非你有了出窍期以上的修为。”画灵的声音从画卷里传出来。“现在,你可以自己想办法离开这个深不可测的山崖了!”

司马紫芜愣了愣,抬起头看着四面巍峨的山峰,大脑的记忆与这具身体的主人记忆慢慢地融合着。

这是一个与21世纪完全不同的修真界,修真界目前有三大派,昆仑派、日月宫和云起殿。

三派各有特点,昆仑派下有九小门派,昆仑派主峰蓬莱峰峰主白若天以剑闻名;日月宫门下全是女人,日月宫宫主更是倾国倾城的绝代美人;而云起殿殿主擅于驭兽。

而自己这具身体也叫司马紫芜,本来是昆仑派芜画峰峰主的女儿,不久前芜画峰被神秘人屠峰,她连夜逃亡,被蓬莱峰峰主白若天所救,白若天怜悯她一夜失了全家,特意把她许配给了自己的独子白沉柯。

白沉柯……

果然是缘份。

这里居然也有一个人叫白沉柯,而且也是她的未婚夫。

司马紫芜冷笑一声,从旧主的记忆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白沉柯跟她的那个负心汉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同样,这个白沉柯也是一个表里不一的渣男,旧主原本和他们一起回芜画峰找一件宝物,哪想到半路上这两个贱-人突然****大发,她之所以会死在这个孤崖里,也是因为撞见了白沉柯跟他那个可爱师妹独孤潇潇翻云覆雨的原因。

21世纪的司马紫芜和这里的司马紫芜,居然都栽在了同样两个渣男贱女身上……

司马紫芜手抚摸着右手的刺青,重活一回,她不会再让别人将她轻易贱踏,她要那些对不起她的人,生不如死。

而要报仇之前,她得离开这个抬头不见顶的山崖。

要离开这个山崖,最好的办法是要一个直升飞机,可是直升飞机太复杂,画得不好的话她很有可能中途再摔下来一次。

权衡再三,司马紫芜画了一只巨型的大鸟,虽然画得不像,但至少,可以将她托飞起来。

大鸟刚在山顶上停下,瞬间如云烟一样消失。

司马紫芜双腿有些紧张得发软,她吃力地爬起来,遥遥间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暧昧的声音。

“师哥,司马姐姐摔下山崖了,我们真的不去救她吗?万一师傅知道了,会生气的。”小可怜一般的女人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

司马紫芜停下脚步,闻声望去,不远处的小山坡上,零乱地堆叠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女人的亵衣更是挂在一根树枝上随风而舞。

“小笨蛋,你明知道我爹对她是虚以委蛇,我爹让我与她订亲,不过是想从她的手里得到她父亲画扇灵器的解封之法,可你看她,现在摔得尸骨无存,根本没有用处,放心吧,我爹不会责怪你的。”白沉柯的声音相当的宠溺,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独孤潇潇柔顺的长发,低下身给了她一个缠绵的吻。

立在不远处的司马紫芜微微阖上双眸。

前世,她在一场宴会上偶遇到了白沉柯,便是被他这样的温柔而捕获,如果当初她知道这样的温柔下是一颗狼子野心,她怎么可能会义无反顾地扑到他的怀里?

“真的吗?我还以为师傅不喜欢我,所以连白云剑法第五式都不教我。”独孤潇潇委屈地眨了眨眼睛,“那师兄,师傅会教我吗?”

“别急,等有空时我教你。”白沉柯是修真界难得的变异火灵根,所以即使年纪轻轻,已经修为到了辟谷期,盛世少年,这也是蓬莱峰能够为昆仑派主峰的原因之一。

司马紫芜眸里闪过了寒光,她慢慢地上前一步,声音带着浓烈的讥诮,“我说是哪里的疯狗在****原来,是你们两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